不知不覺一年了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我跟N同學已經在印尼了,因為她隔天順道要去仲介公司,所以我們一行人就在仲介公司門口棚子下的長凳上躺著過夜。

印尼的星空是什麼樣子呢?其實不太記得了,只記得鐵皮棚子那帶著青色的白熾燈下,有隻不怕人的小貓,被我們逗弄來逗弄去。

第一次看到她家人,又無法溝通,包包裡那台要用來賄賂妹妹的相機也還沒拿出來,我還滿緊張的,我想她也是不安的。但,即使是睡在凳子上,即使旁邊有別人,這也是第一次我們可以望著彼此入眠。

2011.01.20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四季

コメント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1-03-21 17:06:40 | |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