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印尼和馬來西亞的外交與政治

最近印馬因漁事而陷入政治紛爭。簡單的說是因為,8月13日時,有7名馬來西亞漁民在印馬邊境的廖內群島省海域捕魚,該省海事漁業局的3名人員,為了要取締這群漁民,而與馬來西亞水警發生爭執,接著便相當戲劇性地,馬方將這3名印尼漁業局人員扣留、印方也抓了7名大馬漁民。最後,兩國達成協議將此案中的7+3名人員全部釋放(不過漁民被印尼總統要求留下來參加國慶典禮 -_-),事件本身以雙方各退一步而落幕,並將於9月時針對邊境問題展開談判。看來看去,這起事件應就是邊境劃分不清所導致的爭議,但兩國的政治團體此時倒是熱鬧滾滾。

先是印尼的「人民民主堡壘」於8月23日到馬來西亞駐印尼大使館擲糞抗議,並把國民在大馬被判死刑的議題一起扯進來;8月26又有多個學生團體跑去堵馬來西亞大使,表示「印尼的尊嚴不可任人踐踏」,還燒了大馬國旗。馬方不甘示弱,一邊拋出印尼軍警貪腐、長期騷擾大馬漁民之說,意思是「明明就是你們先開始的,我們只是以牙還牙」,而後也對於大使館被擲糞感到非常憤怒(這裡是巫青團說的話),也有政治人物呼籲大馬國民抵制印尼產品和勞工的輸入

印馬之間的恩怨情仇,應該是不比台灣和中國少啦,政治人物愛拿民族主義炒話題也是可想而知的;但我很納悶的是,這次印尼的執法人員被大馬當局逮捕,就被印尼政界當作「對國家尊嚴的汙辱」,那麼長久以來,印尼輸出到大馬的家務工被重重剝削、連最低薪資保障都沒有*,似乎就很少人將其視為「對國家尊嚴的汙辱」,甚至放任這種話占據媒體版面:

移民局總監拿督阿都拉曼說,許多申請者以遊客身份進入大馬,然後希望在大馬當女傭。

“我和他們談過,他們指本身不在意政府的政策,和當局在討論甚麼。他們要的只是找到工作,然後養活家庭和兒女。"

另一方面,我總覺得拿勞動力輸出當外交籌碼的現象實在很有趣,去年印尼政府凍結女傭時,馬來西亞就有人提出要引進柬埔寨、越南或是中國女傭做替代,大概是想反將印尼政府一軍,但似乎沒什麼效,不然大馬政府也不會讓步,畢竟印尼和馬來西亞同文同種,較難替代;不過政府和民間也沒有放棄建立替代方案,印尼女傭凍結後,普遍的策略是積極推廣柬埔寨女傭,而今年則開始打東帝汶的主意了。

ㄟ,又是個全球化的實例。

◎ 註:2009年6月,印尼政府要求:在馬來西亞工作的印尼女傭,每週必須有一天休假,薪資也從不成文的550令吉、提升到擁有800令吉最低薪資(台幣對馬幣約1:10,也就是說提高後月薪也只有8000台幣),但馬來西亞政府和民間皆強烈反對,印尼政府就直接凍結家務工的輸出,以做為籌碼。因為印尼有非常大量的家務工在馬來西亞工作、影響巨大,凍結了一年後,馬來西亞政府態度就軟掉了,表示有意提高印傭的法定勞動條件:「週休一天、自行保管護照」,但最低工資則還未答應,因此兩國也未解除女傭的凍結。

2010.08.27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