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廂記 v.s 神雕俠侶

此文是基於「寫了老半天,不po白不po;但寫很爛po了又覺得很丟臉」的羞恥心情貼上來的,有興趣再點繼續閱讀吧。

這幾個參考資料比較有看頭:

滿多論述是直接從後兩篇抄過來(汗)




翻轉禮教的愛情故事--試比較《西廂記》與《神雕俠侶》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脈脈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客煙中,湘妃江上,未是斷腸處。

~金.元好問〈摸魚兒〉

愛情故事,一直是文學中最受大眾所歡迎的文類,而愛情悲劇,更是許多名作之所以膾炙人口的核心元素。以上節引的這首〈摸魚兒〉,便是敘述一對相戀卻不得結合的男女殉情於荷塘;此故事廣為流傳於金、元之際,除元好問之外,李治等詞人亦以此素材填了〈摸魚兒〉詞牌。不過,如此的悲劇固然讓人鼻酸,但同樣是得不到祝福的愛情故事,如果其中的男女主角能夠對抗命運、對抗禮教、不顧一切地要在一起,那就更令人感動了!本文嘗試分析兩部膾炙人口的作品:元代王實甫的古典戲曲《西廂記》與金庸的現代武俠小說《神雕俠侶》中之愛情故事,並比較其中的異同之處。

一、西廂記

《西廂記》的題材,最初是來自唐代元稹所作的《鶯鶯傳》,是一部「始亂、終棄」的愛情悲劇;其後《鶯鶯傳》流傳於民間,金代董解元改編成《西廂記諸宮調》,大大扭轉了男女主人翁的性格,讓原本在《鶯鶯傳》中受到禮教束縛的張生和鶯鶯違抗父母之命而私奔,故事最後以喜劇收場;到了元代,王實甫將其加以改編成多人演出的雜劇,結局則改為老夫人妥協兩人婚姻、張生亦成功高中狀元回來迎娶鶯鶯的喜劇。

張君瑞在普救寺遇到借住西廂的的崔鶯鶯母女,張生與鶯鶯在互動中已萌生情愫,而後更因機智從強盜手中營救普救寺,而令崔母答應張生與鶯鶯的婚事。然而,崔母卻認為張君瑞只是一介書生,配不上他們的家世,因此悔婚,令兩人心碎欲絕。禮教的權威在此展現:崔母不只是保守勢力的象徵,更是權威本身,她因為封建的門第觀念而不願將女兒下嫁給布衣書生,自己卻毀棄婚約、背信食言,原本應違背了禮教的原則,但,她就是權威,什麼是禮教、什麼是規矩?崔母說了就算!

在此般「父母命」之下,張生與鶯鶯只能透過世俗禮法之外的管道實現他們的愛情,透過琴聲,彼此的心意已是「盡在不言中」,而後張生更在收到鶯鶯的詩謎後,為了進到西廂私會鶯鶯(雖是誤讀),經過了一番掙扎,毅然決然拋下他的四書五經,「怕牆高怎把龍門跳?」,一躍,將孔孟之道給跨過去了。然而,內心仍深受禮教束縛的鶯鶯,見到了張生翻牆過來,卻因為對紅娘的不信任、擔心紅娘會洩漏她和張生的關係,進而退縮、封閉了自己的情感,把張生斥責了一頓並趕他回去,害得張生傷心之餘病上加病,一直到最後,才因紅娘的開導,全心信任紅娘,並下定決心與張生在一起,成「巫娥女」和「楚襄王」。

然而張生和鶯鶯的私情還是被老夫人發現了,在此,紅娘這個角色發揮了無與倫比的重大作用:紅娘坦率地把張生鶯鶯的關係向崔母托出,但在崔母因兩人違反「禮教」而盛怒之時,紅娘又反過來以「禮教」指責崔母的背信、並分析了家族利益,最後終於說服崔母點頭。從之前紅娘推著鶯鶯去跟張生幽會的態度來看,在紅娘的價值觀裡,注重的其實是真情,而不把禮教放在眼裡;此時她對崔母搬出封建教條,則是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計謀,把禮教當作一根可以耍弄的大棍。而之後崔母以「不招白衣婿」為由,要張生上京考取功名,看似一退讓之舉,然實則仍踩著門當戶對的封建立場。

二、神雕俠侶

金庸雖以善寫武俠小說聞名,而《神雕俠侶》亦處於武俠的世界,但對於金庸的書迷來說,也有很多人將《神雕俠侶》視為一則愛情故事。《神雕》的背景發生在南宋,作為金庸「射雕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承接著《射雕英雄傳》的脈絡及人物,敘述其武俠故事;並以元好問的〈摸魚兒‧雁丘詞〉破題,以「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等詞句貫串全書,襯托著主人翁楊過和小龍女至死不渝的愛情。

楊過於幼時在因緣際會之下,逃出「全真教」,拜入「古墓派」門下,由小龍女教導其武功,兩人多年來相依為命,不知不覺中已深愛彼此。在一次意外中,小龍女遭道士尹志平侵犯而失身,小龍女以為是楊過所為,但不知情的楊過只有一頭霧水,並不承認,小龍女憤而離楊過而去,流浪江湖,楊過也為了尋找小龍女,因而開啟了兩人一連串在江湖上的奇緣巧遇。

龍楊的戀情之所以困難重重,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外部的阻力。說起來,小龍女算是楊過的師父,師徒相戀,原為禮教所不容,而在講求倫理的(正派的)武林中,更是大逆不道。但有趣的是,雖然故事背景是在禮教甚嚴的南宋,但龍楊對於這些社會規範,卻是一個不知、一個不理!例如在第十四回,楊過和小龍女在「英雄大會」裡靠著機智擊退金輪法王師徒,還給小龍女得了一個武林盟主的稱號,卻因小龍女當眾的真情告白,剎那間由英雄淪為「武林中的敗類」;愛之深責之切而怒極了的郭靖,幾乎要舉掌把楊過打死,但楊過還是不肯鬆口,堅持道:「我沒錯!我沒做壞事!我沒害人!」、「我知道自己沒錯,你不信就打死我好啦。」其實,兩人大不了就「在什麼世外桃源、或是窮鄉荒島之中結為夫婦」便是,但楊過就是嚥不下這口氣,鮮明的人物性格在此可見一斑。

而在外部阻力裡,郭靖又是最難以跨越的一道牆。楊過之父楊康早逝,郭靖作為楊康的結拜兄弟,對楊過視如己出,在故事中,可說是代替了楊過父親的角色,又是個剛正不阿、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因此對於楊過思想的影響非常深遠;然而,就偏偏因為郭靖是個大俠,他就更不能容忍楊過與小龍女的不倫之戀。直到書末楊過武功大成,又於兩人重逢後,在漢蒙襄陽之戰中立了大功,楊過終於重新被認可為「大俠」,這才因他的成就已超越了小龍女,隱而翻轉了兩人的師徒關係,其「不倫」的指控也才冰消於此。

三、綜合分析

在《西廂》裡,張生和鶯鶯受禮教的薰陶非常深。起先無父母之命,便不敢相戀,經過一番掙扎,才先後下定決心,突破禮教大防;而最後崔母要張生上京赴考,而張生也違背自己淡薄功名的價值觀照做了,對於崔母和張生鶯鶯兩方來說,都已是某種妥協。雖然,作為讀者有時會期待張生和鶯鶯堅持地反抗到底,但這樣的妥協對於「普通人」來說其實才是合理的。

相對於張生和鶯鶯,《神雕》的楊過和小龍女都是不受禮教束縛之人。自小生活在古墓中的小龍女,對於社會規範完全沒有認知,而楊過則是徹底堅持對愛情的信仰,他並不是刻意違反禮教,只是將其排序在非常後面的地方。為了促成圓滿的結局,作者安排兩人身分的翻轉,楊過的男人/大俠身分出現,覆蓋了「小龍女的徒弟」的身分,而將兩人戀情正當化,但作者在故事尾聲只顧著大團圓,對此著墨並不多,兩人順理成章就成夫妻了。

兩個故事在處理上都帶著點烏托邦色彩,若非張君瑞考取進士便無法得到崔母首肯,若非楊過武功高強便難以為國為民;但以人物性格來講,楊過就算成不了大俠還是會跟小龍女在一起,而王實甫版本《西廂》裡的張生和鶯鶯會選擇私奔嗎?恐怕不會。

拿現代武俠和古典戲曲來比「叛逆」,說真的很不公平,本文非嚴謹的學術論文,僅挑揀愛情與禮教衝突之處論述,而兩部作品在文學價值上各自的卓越之處,應總覽全文,並置於作品的時代背景下檢視,方得解其中味。

2010.06.18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用功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