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心得 - 7月:關於Linux及外籍勞工電腦班

  • 實習廠商名稱:社團法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 廠商組織結構:
    • 理事長
    • 秘書長
    • 政策部
    • 組織發展部
  • 實習部門簡介:組織發展部
    • 協助菲律賓及印尼勞工自主團體的成立與發展
  • 實習工作職稱:專員
  • 實習工作內容:網站管理;協助勞工組織之發展
  • 負責職務介紹:協會官方網站之維護;規劃提供給印尼勞工團體.IPIT的週日電腦班,包括硬體資源、課程規劃及組織志工等


◎ 自找麻煩的作業系統

以往的週日電腦課,都是在TIWA辦公室上課,小小的客廳塞了二、三十個人,已經到了若要從門口走進辦公室、必須先撥開一堆人游過去的程度了。不過從七月起,就開始改到IPIT辦公室上課,擁擠的情形將有所改善,但IPIT甫新居落成,百廢待興,而最重要的就是準備上課時讓學員們使用的公用電腦了。

從年初開始,TIWA就陸陸續續募了數台二手電腦,但這些電腦狀況有好有壞,皆約莫是5~10年的電腦,需要費工整理,且不一定跑得動Windows XP。硬體老舊,加以意識形態作祟,我就試著在公用電腦裡裝Ubuntu Linux,是真的試過N種方法:一開始是使用Ubuntu的標準安裝、而後改成LXDE桌面,但不滿意,因為會安裝很多多餘的東西,肥而lag;接著試著用文字介面,以指令安裝Ubuntu base、同時加裝LXDE桌面,這是某種程度的最小安裝吧,但實在太精簡了,導致系統中缺東缺西的,還要自己補洞,累得要死還不知道洞有沒有補齊。後來發現網路上有個厲害阿宅,自己包了個預設就是LXDE的Ubuntu安裝光碟,很高興就拿起來裝--覺得終於找到完美解決方案啦!

萬幸的是,Ubuntu 9.04對USB無線網卡的支援相當不錯,帶過去的兩支都可以用;只是因為IPIT辦公室自己沒有網路(沒錢牽),用的是隔壁人家沒有鎖的無線網路,訊號相當不穩,Windows的機器看不出有問題,但Ubuntu的斷線就斷的很嚴重。

◎ 7/5筆記

那天有來的志工是溦衿、永楨和南君,但那天沒有上課,僅與勞工們討論之前的上課情形,以及之後的課程規劃,而從他們的回應中可以明顯發現:之前的學習效果真的很差!不過之後IPIT辦公室就有公用電腦可以玩了,應該會好一點啦,唉。



我講完之後,就讓勞工們各自玩玩電腦,請志工留在那邊照顧,而我跑去Nova買無線網卡,Elly和Tri也說要跟我一起去逛街;然後我就看到永楨和南君分別被兩個印尼正妹抓住,要他們一對一家教。我就想…這兩個阿宅的心裡一定非常爽!!!

到了Nova,因為Elly想買自己的電腦,就陪她逛了幾圈,結果她挑了一台Asus忘記啥型號的了,總之是她做功課的時候有看到的,但比她拿到的DM上寫的便宜,所以就決定直接買了,我跟Tri陪她去跟Sales討論,最後以20300成交;算是便宜了,但比她一個月薪水還多。買了之後,她們跟Sales 去交機並安裝OS,我看差不多沒問題就先回去了,回到辦公室,發現志工們還沒離開(只是溦衿個子小,被埋在人群裡,一下子沒看到 -_-)

其實我對於已經下課一小時了,志工們都還沒離開,感到頗訝異,他們是真的頗有熱情的說,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知識的巨大落差,讓志工在教學時能夠得到很確實的成就感吧。後來圍巾和永楨先走,南君跟我想把另外一台電腦,也就是神父捐的那台,試著打開看看,結果發現那是windows 98的…

約1:00,南君也走了,我被剛剛一起去Nova的E姊和T妹請吃午餐,超高興!我拿到的便當,裡面有一種菜是類似把某種辣的東西和飯、花生一起炒,總覺得以前我去印尼的時候有吃過,很好吃!T妹的是一些菜和兩大塊類似加了蔬菜的炸粿的東西,但不是粿啦,比較接近蚵仔炸,我亂找話題就問她那是什麼,她就夾了一塊給我叫我吃吃看,我也不好意思推辭,結果該炸物加上便當讓我差點撐死 Orz

接著是一段很可怕的駐會時間。明明就已經不是電腦課了,但還是有不少勞工帶筆電來,借這邊的無線網路用,所以每個人電腦有問題都會跑來問我,總之辦公室裡隨時會有三、四個人在用,我整個人就到處轉來轉去…

其中,Alley想要用Y!M跟她在印尼的姊姊聊天,我的筆電就讓她用,她用了兩三個小時吧,我滿驚訝的,因為對她來說,光是打字應該就是滿吃力的事情了,沒想到她玩了那麼久;我想可能同時因為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對科技的新奇感。

後來Sammy進來,一坐下來打開她的EPC(旁邊疑似跟著她的男友),先專心地玩了好陣子之後,轉頭過來,跟我用很流利的英文嘰哩呱啦的說,唉她其實也想來這邊多學一點,但她的放假時間就很不固定,而且她原本有個問題要過來問我們的,但不知怎麼地過來之後卻忘了等等,我覺得很特別,因為會說英文的印尼人不少,只要去新加坡或香港工作過就會了,但講的這麼流利而沒有口音的卻不多(高知識分子?!),所以就跟她聊了一下。

Sammy說她的工作是照顧阿公,她的阿公身體還算健康,但似乎很孤單,整天抓著她抱怨東抱怨西,並不是罵她啦,只是要找人講話而已,所以她沒辦法放整天的假,多半只有周日下午能出來(可能是因為阿公的家人來了)。又過了一下子,她問我說,怎麼用EPC上的webcam錄影,但其實我也不知道,就隨便開了個movie maker試試,它疑似可以從裝置匯入影像,反正就跳出一個視窗,上頭可以看見webcam拍到的畫面,她就很興奮地拉著我對鏡頭講了很多話,但錄完後才發現不知道怎樣把影片匯出,甚至movie maker可能根本沒辦法直接錄影。又試了一兩次,找不到解決方法,總之有點洩氣,她就先回家了。其實EPC應該是有預設的webcam軟體?沒研究。

2009.09.14 | Comments(1) | Trackback(1) | 踢哇記事

コメント

我看到Budi的大啦!!!

2009-11-05 02:05:53 | URL | 欣宜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