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少年金釵男孟母》的幾點怨念

上週五晚,想學當文藝青年,跑去看了《少年金釵男孟母》這部戲。那天下午,開完Liya的協調會,前一天就看過了的神豬吳跟我說,這部戲,演員很棒,但整體實在不怎樣,說不太上來,不知道是編劇問題還是佈景問題,叫我有心理準備。

結果我跟swan同學去看了後,果然是…一語成讖啊!!

以下是本人的怨念:

  1. 劇情拖泥帶水,對白不乾不脆。
     
    首先,內容充斥著大量很low的腐笑話,諸如「後」啦、「進去」啦,這些國中生等級的爛梗鋪滿了整個故事。

    到了接近結局處,瑞娘和肖江在爭執時,每句話都只說一半,這招用一下下可以,但持續使用卻令人厭煩;瑞娘要將「嫁衣」交給「媳婦」那段尤其糟糕,本該是劇情張力拉高之際,媳婦對此卻是以傻笑和靜默帶過,而承先、瑞娘、肖江三人衝突時,那媳婦卻不時插進幾句脫節的尷尬話,編劇原本可能是想搞笑,但真的讓媳婦這個角色在這段戲裡非常格格不入。
     
    後來想想,覺得這種風格應該屬於「輕小說」吧…
     
  2. 前半場各場景的佈景太像了…大多是在白布上以線條畫出街道樣貌,但色調卻是大同小異,沒仔細看還不知道換場景了…
     
  3. 我覺得比較好的安排是,故事直接從後半段開始演。後半的故事滿有趣的,而前半段多餘的情節太多,例如開頭那個季芳的朋友被調戲的部份等等(總之我覺得開場那兩個配角從頭到尾都是多餘的…),如果先跳過前半故事,而讓承先以解謎的方式,將「過去」的精彩情節,如相遇、自宮明志和審判等部份帶出,我覺得可以增加故事的緊湊和張力,因為後半本來花了一些篇幅在「解謎」啊…
     


5/18補:

從戲名和肖江後來一直要求瑞娘「恢復本性」的行為來看,這故事原本想談的,有一部分應該是性別/性傾向的焦慮吧,可是我覺得角色們幾乎沒什麼焦慮啊 囧

瑞郎變瑞娘,好像很理所當然地就轉性了,雖然肖江後面很想叫瑞娘找回「自己」,但我看瑞娘對此並不煩惱啊,反而是肖江莫名其妙一頭熱。

至於瑞娘對於承先性傾向的擔心,卻因為承先受同性歡迎過了頭,以及瑞娘討厭承先「跟男生交情太好」,這種誇張手法整個就變成搞笑了;而當承先真的成了同志,瑞娘倒是在小小的自我掙扎之後,便很傲嬌地承認她的媳婦了,直接跳過與自己的堅持的矛盾、以及承先的衝突…

覺得這樣的處理有點隨便 一一a

2009.05.17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未分類

コメント

突然想到,「承先啟後」是一個很完美的經典腐梗啊 XD

2009-05-17 22:33:50 | URL | FoolFitz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