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氣] 天元突破.紅蓮之眼完食--誰說它熱血無腦!


我一直覺得,一則好的故事,就是從頭到尾只說一件事情,在劇情中不斷辯證,最後有個完整/或開放式而讓人有所思考的結論(結局)。例如《亞法隆女王》在講「命運vs天命」,《一無所有》在講「私有 vs 共有」以及「集體vs個人」,而《天元突破.紅蓮之眼》所要辯證的,就是「苟且vs突破」。



這部《天元突破グレンラガン》,基本上是一部完全無視質量守恆等物理原則的熱血無腦機器人動畫 XD

那在一個年代不明的世界,場景似乎是地球,但人類全躲在地底深處(超大防空洞?)苟延殘喘,天空及大地成為古老的神話、連幻想都不被允許的禁忌。而從主角西蒙還在基哈村當只會挖洞的怪咖時,其手上拿的鑽頭貫穿了整部故事,鑽破了牆壁、天花板、敵人的城堡,以及天空與次元。但若我們用力散發出文藝青年那不知所云的書生酸味,就會發現,其鑽頭的「螺旋」所代表的意象,除了劇中不斷重複的熱血的突破之外,也代表了悲劇的輪迴,在「我這是為你好」這同時代表保護及束縛的監牢下,不斷不斷地重複上演。

從第一集開始,村長為了全村的秩序,不准卡米那和西蒙肖想天空;羅修的村莊資源非常缺乏,祭司以信仰作為欺騙的手段,規定村內人口上限為50人,只要多出一個,就必須驅逐或抹殺一個,這都是為了讓其他50個人能存活。再來看到第一段的大魔王,螺旋王,打倒他之後過了很久,才明白他原來是上一代的勇者,因為他知道只要地球人口超過100萬,反螺旋族便會啟動人類殲滅系統,將整個地球毀滅,所以他以力量將人類全部趕到地底下,並利用恐怖讓人類不敢回到地面,雖然這會讓全人類活在不見天日、資源缺乏的痛苦之中,但至少物種得以存活。

打倒螺旋王後,大紅蓮團政府統治地面,這時人口終於超過了100萬,人類殲滅系統啟動,月球將墜落地表、毀滅世界。羅修先以西蒙為代罪羔羊,平息民眾的憤怒;並隱瞞世人,只讓太空船載著10幾萬人逃到太空,因為他評估,如果要連其他80幾萬人一起拯救,那麼所有人都要一起陪葬,所以他採用的是最保險的作法。最後到了真正的大魔王,反螺旋族,他們認為具有進化能力、貪得無饜的螺旋族,將會導致整個宇宙的毀滅,為了整個宇宙的延續,螺旋族的人口必須被控制在最少的量。

我們可以發現,這種「為你好」的心態,代表著專制、父權,紅蓮團這些小混混是忤逆父親的孽子,而卡米那則是反抗父權的終極象徵。當然,所有這些「保險作法」,最後都被西蒙和他心中的阿尼基用直衝天際的鑽頭給鑽個粉碎(弒父?);但相對的,在這些過程中,苟且偷生的人們所背負的事物,卻又是非常沈重。反螺旋族這個徹底的反派就別提了,然而祭司、以及繼承他命運的羅修,放棄原本成為孽子的條件,成為了「父親」,羅修在發現他的計畫失敗、將害死地球大多數人口,只救出極少數人的時候,瀕臨崩潰(藉由利朧的口中得知),並在事後想要以死謝罪;螺旋王一樣放棄自己孽子的身份,甚至連「人」都不當了,成為更徹底的專制存在。

然而,究竟什麼是好?面臨選擇時,是安安全全地、盡可能讓最多人活下來好,還是孤注一擲、不是全贏就是全輸?而誰是壞人、誰是勇者,又是「誰」才有權力去賭,甚至拿其他人的生命去賭呢?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而《天元突破グレンラガン》在經過整部故事的辯證之後,做出了選擇。就像風之谷的娜烏西卡毅然決然破壞王陵遺跡時,向為他們設計好「未來」的古代人吶喊道:即使,未來我們會因為吸進潔淨的空氣而肺臟破裂、吐血而死,也不願接受你們為我們安排的道路!西蒙在面對反螺旋族的最後一戰中,為整部作品做出結論:我們要的明天,不是你所決定的明天,明天是由我們手中所創造的!

2008.06.06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喧囂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