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作業] 網路是社會改革的特效藥?淺談社運與新媒體

近期受到社會矚目的「野草莓學運」,可說是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學生行動,而其不同於傳統社運十年磨一劍般漸進地組織與培力,利用網路迅速傳播訊息以及大量動員,也成為許多科技決定論者津津樂道之處。野草莓以學生經常使用的批踢踢兔BBS站(ptt2.cc)為主要基地,並使用部落格、twitter和 wiki 對更外圍的群眾發佈訊息和串聯,再輔以相簿、音樂及視頻等多媒體網路服務;而更引人注意的,則是以3G上網,透過Yahoo! Live,進行全國各地靜坐現場的同步轉播,號稱可以「在家裡和野草莓一起靜坐」。一路看下來,幾乎把所有能用的web 2.0工具全都用上了!

但是,如此迅速的擴張,讓人不免擔心,是否會對運動帶來副作用、甚至泡沫化?本文試圖從台灣過去幾個與網路結合的社運為例,並回顧傳統社運的傳播方式,來檢視野草莓與以往經驗的異同,進而發現其行動本身及相關論述尚可加強之處。


網路:突破封鎖、弱勢發聲的利器

在過去,諸如反開發或廠場工會抗爭等區域性的社會運動,其訴求、論述常會以文宣或「戰報」、也就是自行編撰的刊物之形式發送給群眾,通常只是印在幾張大紙上;這樣當然只會有少少的發行量,而且運動者多半要親手拿給群眾,是一種緩慢而面對面的傳播過程。這樣的方式,跟網路一眨眼就有幾千幾百瀏覽人次的速度,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相對的卻較容易建立起真正的人際關係。

而在2007年,長年收容(或說監禁)痲瘋病患的樂生療養院,因被選為新莊捷運機場用地,面臨拆除危機。這時,面對國家機器的無情和主流媒體的無視,一群網路使用者跳了出來,用網路平台發起串聯、整理樂生療養院的相關資訊及論述,利用網路的互動性建立討論、降低誤解,並共同推動的「100元買下保留樂生的小小夢想」募款活動,以籌措來的資金在主流媒體上刊登廣告,而後引起社會輿論注意,在某種程度上降低了樂生保留運動的危機,讓住在樂生院的阿公阿嬤、以及長期在樂生蹲點的青年學子們,暫時鬆了一口氣。

這一連串的網路行動,成為了台灣社運與新媒體相結合的重要里程碑,讓世人看到了社運的更多的可能性;之後,也陸續有愈來愈多的社運,藉由網路無遠弗屆的影響力自行發聲。諸如網路獨立媒體「苦勞網」和「環境資訊電子報」的茁壯;台北縣溪州、三鶯部落迫遷事件和慈濟內湖開發案的網路報導;台東環盟在網路上揭露杉原海灘的開發弊案,進而引起主流媒體前往調查等等。在這些例子中可以清楚看到,網路已成為了突破主流媒體封鎖、弱勢者自我表述的重要工具。


迷思:網路是社運的"媒體"還是"主體"?

隨著科技的發達,讓社運散佈訊息的成本大為降低、而效果卻提高,一時之間,「網路社運」儼然成為天賜的萬靈丹,要來拯救態勢低迷的社會運動;但是,我們要去理解,網路上所傳播出去的訊息,並不是憑空產生的。在網路上的一篇篇文章、一幀幀照片背後,是有許多人、花費無數的時間心血,去經營議題、深耕組織,最後才出現在我們的螢幕前。

例如,「樂生青年」的學子們,走進該院推動的保留運動,前後共有長達五年的時間,直到最近兩年才被網路所注意。然而在為人稱道的「樂生網路募款」和「部落客走上街頭」行動後,樂生保留運動者依然在院區裡默默耕耘,我們的目光卻被諸如大選、奧運、海角七號等熱門議題吸引,可能久久才會偶然想起:咦,樂生現在怎麼樣了?

而除了樂生之外,網路上資訊快速流動的特性,也造成許多議題在攫得輿論注意之後,而還沒獲得成果之前,就被淹沒在茫茫網海之中。就好比:之前被視為「公民新聞影響主流媒體」經典案例之一的杉原海灘開發案,現在又還有多少人記得?

我們回頭看野草莓。雖然野草莓看似集過去所有網路行動之大成,並迅速地達成某種規模,但若我們深入觀察,會發現,由於其參與者多半由網路號召而來的,個別行動者彼此之間、以及與組織之間的聯繫較弱,是沒有組織基礎,且個別差異性大的「原子化個人」,這種狀況造成了許多問題的產生。例如網路上雖然有關於行動訴求的詳細資料及論述,但非身為幹部的參與者,並不一定有讀,傳播和接收行為之間出現了落差;而這之中缺少的,即是「組織」。未經組織,便難以產生群體的一致性,使得許多人的參與就停留在「我有來過」,而無從建立更深化的論述及更強大的凝聚。一直到後來,非行政人員的長期參與者們,也開始輪流接手各種行政工作,前述彼此疏離的情況才得到改善。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看到這裡,好像我把網路批評得一文不值,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我想要釐清的是,網路確實是十分便利的傳播管道,但它也絕非能輕易讓社會改革見效的「魔彈」。其實,一般我們在談社運的動員結構時,會將工具性地傳佈訊息、和情感性的人際關係兩者分開來討論,亦即動員網絡的「弱聯繫」和「強聯繫」:前者的優點是可以超越有限的人際網絡,以獲得原本難以得到的資訊,並達成跨群體的溝通;後者則是以情感的認同,建立起個人與團體的強力連結,進而讓參與行動變成一種「義氣相挺」。兩者各司其職,相輔相成,且缺一不可。

在本文的例子中,傳遞訊息的網路即為弱聯繫,它是一個強大的媒體,但如果沒有實體組織的凝聚與耕耘,光有訊息流來流去,這個運動也只是個空殼。如何讓「原子化個人」彼此之間的關係,從弱聯繫發展成強聯繫,從知道、認同、發展成革命請感,使行動者成為組織的血肉,而組織也能為行動者帶來力量和勇氣,這將會是我們觀察「網路社運」時的一個重點。然而許多論者卻常將網路訊息背後的組織運作略過不提,僅樂觀地擁抱科技決定論,這將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沒有一種社會改革,可以用「按Enter」這麼廉價的方式達成––如果不跨出螢幕、走上街頭,怎會發現,在深夜的自由廣場上,抬頭竟可望見這麼美麗的星空?


12/8 第三版,改了幾個錯字。感謝詩穎、玉鵬和小怪提供想法,以及幫我整理雜亂無章的思緒 :P

2008.12.06 | Comments(7)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コメント

寫得真好

2008-12-08 01:22:45 | URL | po #- [ 編集]

感謝你的分享,我對最後一段有點個人看法。個人認為,雖確實如你所說、難以光按 Enter 就達成目標,但這其實應該更進一步思考:如何把弱連結轉成強連結?

網路除了是媒體,當然也可以內化成為活動主體的一份子,用以支援活動資訊流程所需,而不僅僅是個傳播用的媒體。個人認為,有心要將社運網路化的人,或許接下來的議題就是如何化弱為強,研究如何吸納網路上的各方力量作為支持運動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這也是我有興趣的方向,與你的論點其實不相衝突,也與你分享一下 :)

2008-12-08 19:01:22 | URL | BobChao #- [ 編集]

陳順孝1126@輔仁大學-「野草莓運動的傳播分析」(http://twdemocracy.blogspot.com/2008/11/1126.html)

2008-12-08 19:02:27 | URL | 路人 #- [ 編集]

意外地湧進人潮,趕緊擺攤出來賣東西!!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出版品:

◎ 八東病房DVD,55分鐘 定價250元
http://www.tiwa.org.tw/index.php?itemid=173

◎ 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訂價:350元
http://www.tiwa.org.tw/index.php?itemid=270

2008-12-09 11:04:40 | URL | FoolFitz #- [ 編集]

達賴你太含蓄了

2008-12-09 20:01:05 | URL | #- [ 編集]

真是寫的很好~~~

2008-12-13 00:19:34 | URL | vivien #- [ 編集]

宅,網路+擺攤 這二個符號放在一起,我於是要很哀怨地說:那二位網友沒匯錢來...按enter容易匯款難啊~

2008-12-13 21:11:20 | URL | 小樹娘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