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服法公聽會

昨天主要的工作是參加TIWA的家扶法公聽會,但在出門、把門關上的一瞬間,意識到,「幹!我鑰匙和手機都沒帶 囧!」

十二點,跟TIWA兩個新實習生和四個庇護的外勞去吃飯,覺得跟不認識的人講話好累喔…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嘴都閉緊緊的。一點左右動身去立法院,我是阿香的攝影助理,所以要負責背腳架 XD 走到立法院圍牆外,雨突然像潑的一樣灑下來,原本預計要舉行的記者會也取消了。ㄟ,反正也沒幾個記者…不過苦勞網有到啦,遇到了pzs,p兄還跟詩穎重逢了~

然後今天黑狗陳教我看懂很多有趣的東西,是關於公部門推卸責任的鬼打牆屁話。


例如勞委會,「在外勞與受照顧者間的共識建立起來之前,我們不能草率推動家服法」,所以勞委會在民間團體自己互相殘殺把事情全部搞定之前就完全沒有責任了;更好笑的是,委會反對家服法的理由,從頭到尾都是方(受照顧者)的權益會受損--阿受照顧者怎麼樣關你屁事,社會福利體制可不是勞委會的守備範圍吧?而且勞委會從N年前就說「我們需要評估影響,擬定配套措施,」但請問拖了這麼久之後,評估在哪裡、配套在哪裡?勞委會的效率在哪裡!

這位阿姨報告的時候,本人非常誇張地數度大笑,笑到附近的人都轉過來看我,一是因為那些沒邏輯的蠢話真的很好笑,二是我覺得笑比罵更汙辱人 XD

再說到真正要負責社會福利的內政部老人福利科,這位苦主上台講話的時候,坐在講台正對面的黑狗陳和我就把「恢復喘息服務」的牌子舉起來,但這位阿姨好像早有心理準備,頭低低、冷靜而面無表情從頭講到尾。她講了很多居家照護員培訓遇到的困境,例如政府花錢培訓完,這些人卻跑到醫院或私人機構工作,只有一些些真的成為服務員;或是因為外勞太便宜了,所以台灣雇主就不會想聘請相對昂貴的本地服務員。

接著沐子依照往例,囂張而痛快地拿起另一支麥克風打斷原報告者的趣味發言,質問道,台灣政府拿外勞來填補社會福利網的漏洞已經那麼久了,能否請內政部算一算:這樣下來究竟替政府省了多少錢,而又扼殺了多少本地服務員的工作機會?報告者回答道,外籍看護工的雇主裡,中低或低收入戶所佔的比例大約只有一成(但16萬的一成也有1萬6千人啊...),而對於一般戶(非中低收入戶者),原本就不提供喘息服務,所以並沒有犧牲太多本國服務員的工作機會。本來我以為這是社會福利的大洞,但回家看了詩穎的分析之後,才知道這跟排富條款有關,並非我這種蠢人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黑狗陳跟我說,其實內政部會覺得他們已經妥善盡到其職責了,因為內政部管的是「台灣人」,而台灣人面臨的問題是缺乏低廉的居家照護,「所以我們才會引進外勞,瞧,這不是解決了嗎!」而且這明明是內政部跟勞委會需要一起協商的事情,他們卻互踢皮球,這樣當然永遠不會有共識。

接著來講@@,@@=某團體。之前移工盟一直想找@@對話,但不知為何@@始終避不見面(倒是在網路上發了一堆反對家服法的文章啦…),今天難得有@@代表願意前來,實乃一大進步。不過在公聽會開始前,他們就擬了一份標題很嗆的新聞稿,叫做「我們不需要家事服務法」,內容說,家事服務法其實是有很多問題的,而且公權力難以落實在私領域,即使法案通過了,雇主到底對外勞怎麼樣,外面的人也很難知道,我們應該建立更完善的社福體制,進行國對國直接聘僱,未來外勞的雇主將是國家,而非由個別的家庭負擔管理及訓練之責,如此才能真正保障雇主籍外勞的權益,所以呢,在理想中的制度落實之前,我們不應該屈就於家服法這種半調子方案;當有了更好的制度,誰還需要家服法?

尤倩對於「國對國直聘」的回應是,移工盟在十幾年前、外勞剛開放引進的時候,就一直在爭取國對國直聘,我們很高興@@也願意一起來推動這項制度的落實;但畢竟這事情搞了十幾年還是搞不定,未來幾年內大概也不會搞定,我們把家服法和國對國直聘分開講應該是比較好。

而經過黑狗陳的指點後,我覺得這篇發言真正的意思是:理想中的制度根本永遠不會實現,要我們自己花力氣去推動社會福利網的修補,機會渺茫、風險又太高,現狀很好啊,沒有必要改變,就繼續拖拖拖拖下去吧!

@@的代表@@@後來又表示,現在的家服法已經不是只單純地要求喘息服務了,而是滿漢大餐,如果真的落實,政府大概就垮台了吧。噢對,她還特別強調是馬政府。整場公聽會不斷在台下放槍的阿香,最後終於忍不住走到台上,凜凜然道:家事服務法所要求的,事實上已經遠低於勞基法的標準了,社福團體原本應該和勞工團體一起將砲口對準行政部門、爭取更好的長期照顧,但現在社福團體卻只看到既得的利益,處處針對勞工團體挑毛病,落得兩方弱弱相殘,這根本是社福團體的墮落!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能攜手合作,所有的受照顧者都挺身出來,要求更完善的福利體制,現在早就不會是這種局面了。

其實像昨天有到場的受照顧者妍羚,她就很期待能恢復外勞雇主適用喘息服務,這樣她的看護就可以擁有假日了;黑狗陳也說,有些需要24小時照顧的重度身障者,是有兩個外勞的配額的,意思也是他們是需要兩個人來照顧才夠,但一般人根本就不太可能請兩個外勞,所以他們的看護就必須做雙倍的工作。很好奇為甚麼@@對於社福體制的改革為甚麼完全沒興趣?

公聽會結束,一群人跑去立法院的餐廳吃大桌菜,但因為經費拮据,太多人吃一桌,結果大家都沒吃飽,嗚嗚~

最後貼張照片,中間是妍羚,右邊是她的看護多娜,左邊是沐子。照片來自榮隆的相簿

妍羚



延伸閱讀:
工人版【家事服務法】立法總說明
社福團體對家事勞動服務者指定適用勞基法的聲明
「至高無上」的人權價值與「資源有限」的社會現實:
  「家事服務法」立法對台灣照顧體制之成本分析初探

2008.07.12 | Comments(2)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コメント

請問可以不要用這麼小的字,還有背影和色的顏色反差太小,以致於對老人很虐待。
雖然你急於擺脫我們,我還是一路追到這裡來。
嘻~

2008-07-13 22:31:14 | URL | 千里追兵 #- [ 編集]

哎唷,剛搬來難免水土不服嘛…看來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ʸ��:v-86]

2008-07-13 23:30:21 | URL | FoolFitz #mQop/nM.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