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帳 - 11/16 → 11/20

  • 星期天跟去鹿港某有錢公司旗下基金會的董事會,我爹娘都是那邊的董事,我在那邊幫另一個基金會提了個營隊的贊助案,那公司老闆聽了,說:「嗯,雖然跟我們的主旨不太合,但還是贊助你們文宣費XXX元好了。」

    拉到的金額大約是營隊總預算的五分之一…以後請叫我業務部主任。

    開完會,整團人還被總經理請吃日本料理!雖然因為沒有白飯所以不覺得多好吃,但一整天下來還是深深覺得:資本家是偉大的!

  • 星期一到處跑來跑去,先開了一個「討論了兩個半小時,結論卻跟半年前一樣」的可怕會議,然後跑去媒觀。

    由於室友搬出去了,東西還沒打理好,媒觀整間辦公室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態。然後我們一邊吃點心一邊討論營隊,吃到古亭站那邊一家蔥油餅,實在超超超好吃!覺得只輸酸菜白肉鍋的蔥油餅一點點而已!

    接著去野草莓,我去的時候都沒有東西可以吃,超難過,嗚嗚嗚…不過也不負吳神豬的交代,在那邊第一次見到某種露骨的鬥爭,是訓練自己的眼睛察覺權力的傾輒和流動的好機會…。

    而除了鬥爭之外,另一種很讓人受不了的東西是天真…。

  • 星期二英文課看一部超!可!怕!的電影,叫做《戰慄遊戲》,改編自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說,既沒有鬼怪異形、流血場面也很少,但就是嚇得全班吱吱叫。

    我本來真不知道我這麼怕驚悚片,結果今天看得時候還用外套把頭蒙起來 = ="

  • 星期三透早就跟媒觀一夥人跑去集盟的遊行,還…滿…無聊的…口號喊來喊去不脫「修改集遊惡法」和「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不過我覺得這篇〈祭集會遊行法文〉倒是寫的超棒的!

    我跟怡萱閒著沒事就在想新的口號,我想到一句「修改集遊惡法、保障警察勞動權益」,但是被說沒對仗也沒押韻,超弱的 XD

    中午撤退,何東洪老師本來要請大家吃酸菜白肉鍋,怎耐生意太好,大白天就客滿,只好改吃另一家乾拌麵,還是很好吃!我吃飽之後心情超好的,非常感謝何老師,我絕對不會跟人家說他靜坐時滿臉鬍子帶著毛線帽坐在地上看起來很像遊民!

    晚上去上印尼語課,跟詩穎討論說之後要採訪Ibu Lili(Lili 老師);還發現同班的另一位阿姨做的是外勞仲介,而且聽起來是很照顧外勞的那種罕見的有良心仲介,有機會應該多跟她認識認識。

  • 星期四晚上跟好久沒聚的創意going老夥伴們一起吃三媽臭臭鍋,不知不覺仕翎和新媄這兩個小毛頭也已經大三了,歲月如梭啊啊~
    (不過我會跟她們一起畢業就是了 -__-)

    還好那間三媽沒啥生意,五個人就這麼霸佔二樓,從七點喇到十一點多才散會。很久沒有這種青春的感覺啦!很爽!

2008.11.21 | Comments(4) | Trackback(0) | 流水帳

コメント

恩 你的流水帳還是一如往常
以吃吃吃為記錄重點

希望下次能更精進
評論一下吃的內容
加油 King of 普通人

2008-11-21 21:11:52 | URL | 黑狗陳 #- [ 編集]

你不覺得「很好吃」就已經是某種精確的評論了嗎...

2008-11-22 12:39:36 | URL | FoolFitz #- [ 編集]

原來你是棵搖錢樹啊~過去實在誤用你了!

2008-11-24 23:34:54 | URL | 小樹娘 #- [ 編集]

哈哈,硬是跟你家那棵樹不一樣!

不過這錢得要是溫良恭儉讓的人才搖得到的,在那些有錢人面前,我就連介紹媒觀也要字字斟酌,跟我媽排演了老半天。例如「打破主流媒體封鎖,奪回弱勢發聲權」,要講成「彌補主流媒體之不足,降低資訊落差」…

2008-11-26 05:42:12 | URL | FoolFitz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