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作業] 媒改行不行?媒體向前行!座談紀錄

這是給記協的2000字版本,另外還有在Google Docs寫到長度暴走的版本

主辦:財團法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日期:2008年10月13日09:30-12:00
地點:客家文化會館
主持:馮建三(政治大學新聞學系教授)
與談人:

洪貞玲(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台灣大學新聞所副教授)
管中祥(媒觀董事長、中正傳播學系暨電傳所助理教授)
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公民媒改聯盟成員)
張時健(傳播學生鬥陣成員、政大新聞學系博士班研究生)
鄭國威(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I’m TV社群營運部主任)
陳文賢(中時工會常務理事)
劉嘉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秘書長)
整理:財團法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10月13日上午舉辦的「媒改行不行?媒體向前行!」座談,是「台灣社會運動再出發」系列座談的最後一場,分別邀請到專業及草根媒改團體、白領及藍領的媒體工作者、公民參與者,以及新媒體運動者,由各種不同角度來探討媒改運動的現狀、困境與發展。


回顧媒改運動的歷史

代表媒體改造學社出席的洪貞玲說,從2001年成立的無線電視民主化聯盟,到現在的媒改社,運動主軸一脈相傳地著重在媒體政經結構的改革。當初2000年總統大選前,幾位傳播學者為民進黨撰寫了《傳播媒體白皮書》,乃是希望透過與政治勢力的合作,將理想的政策付諸實行。但在發現政府沒有意願信守承諾之後,一開始被視為跟政府有密切合作關係的媒改團體,態度逐漸轉為監督,甚至批判、反對。而對於「無線電視民主化」這個長期目標,洪貞玲表示,從2004年推動無線電視公股處理條例修法,到2006年公廣集團成立,可以說是達成媒體結構改革的階段性目標;但這樣的結構並不是媒改社當初所預期的結果,例如台視最後還是民營化了,而公廣集團亦未完整成型。

突破媒改運動與民眾的距離

「目前媒體是阻礙社會進步的,」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管中祥指出,但媒改運動不只是表達對媒體的不滿,而是要喚醒閱聽人身為媒體真正主人的意識,以及重建媒體的公共性。但他也承認,如媒改社等由學者組成的媒改團體,雖然能在論述生產、政策研究上有所發揮,在與整個社會的扣合卻太過薄弱。管中祥指出,更需思考的是,當組織沒辦法將理念傳達給一般大眾的時候,媒改運動的社會基礎為何?這就是台灣的媒改運動裡,較為缺乏的部份。不過管中祥也表示,媒觀已朝這方向在做努力,從中小學校園演講、社區大學駐點授課、到舉辦大學生營隊,都是為了擴展媒改運動的草根群眾。

公民參與媒改運動時所遭遇的限制

身為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的活躍成員,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曾昭媛說,公民媒改聯盟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建立媒體、公民團體和政府之間的對話,並讓媒體發揮自律和他律。2005年聯盟成立之時,因為有太多勞工、原住民及婦女團體,對於媒體侵犯人權的狀況感到憤怒,所以很快地就凝聚了眾多社會團體的力量;並抓住了新聞局公佈頻道換照審議這個機會,對媒體施壓,最後聯盟成功使媒體訂定自律公約,並在新聞自律諮詢委員會佔有一席之地。

然而,曾昭媛坦承,雖然聯盟的階段性目標看似達成,但媒體並不一定能完全落實公民團體的期待;也因公民團體自身資源的缺乏,在組織志工監督媒體,以及深入研究政策方面,難以持續參與。去年擔任NCC副主委的石世豪,就曾以很菁英的姿態對聯盟成員說:「公民參與媒體改造,也要有能力才能參與吧?」但曾昭媛也認為,社會大眾的媒體識讀能力,是政府應該挹注資源,這樣可以讓各個資源薄弱的NGO鬆一口氣。

接觸第一線、創造團結可能性

身為未來的媒體工作者,傳播學生鬥陣成員張時健指出,當我們談到婦女、勞工運動的時候,都是談論這些人的本身;但媒改運動卻是改革媒體,而不是裏面的人。而當媒體工作者受到各方社運或公民勢力的要求、期待或批判時,作為一個整理,他們常轉為一種以防衛的姿態說:「我們不這麼做的話就活不下去」、「工作也是上面指派的嘛,沒有選擇的餘地!」進而變成一種無解的循環。張時健表示,為了打破這種循環,這幾年傳學鬥將路線轉為對第一線工作者進行訪調,作為組織和團結的準備,最後佔取主流媒體內的位置;但是,希望有所行動的人,得跟其他成員及組織保持聯繫,未來才有團結的可能性。

記協盼望公民社會的力量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秘書長劉嘉韻表示,不管公共、國有或商業的媒體,記者都會遭受權力的箝制,記者只是寫稿的機器,寫的都是長官或是權勢者的觀點失去了自己的獨立性;而面對媒體人事縮編的浪潮,依附在媒體之下的工作者,也幾乎沒有抵抗的能力。但是公民新聞的發展,可以讓民眾選出自己關心的議題,並發揚公民社會的力量。

身為工人的意識

接著談到媒體工作者的組織與團結。具有多年組織經驗的大傳聯總幹事陳文賢說,身為一個工人,會不斷遭遇權力的壓迫及利害的衝突,組織內的同志面對到利害關係,常會產生動搖,導致運動會遭到叛變。陳文賢認為,他當初很幸運能進到中時工會,因為一開始就是抗爭,只有進行抗爭,才能在不斷的利害衝突之下,看到人的原形。而相較於劉嘉韻對媒體裁員潮的無奈,陳文賢則表示,前陣子中時工會醞釀抗爭的時候,皆以藍領工人為主,卻不見記者、編輯的參與,白領勞工的缺席,對於運動是很大的傷害。

新公民力量-全球之聲

全球之聲是個以英語為主,匯集全球各地部落格報導的公民新聞平台,其多語言計畫負責人鄭國威指出,全球之聲對於媒體改革主要著重於三個面向,分別是網路言論審查、數位落差,以及語言的問題。其中數位落差關係到階級以及使用媒體發聲的權力;而語言的隔閡,則常使行動者侷限在自己的國內,因此,目前擁有十餘種語言版本的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希望透過翻譯,讓各地的各項議題能夠有形成國際串聯的機會。而關於公民媒體與媒改之間的關係,鄭國威說,並非要透過主流媒體才能推動社會發展,若讓自己成為媒體,自身的改革即等同於媒體的改革。

延伸閱讀:苦勞網pzs兄的紀錄

2008.10.24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