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會讓自己落到這種局面…

我對行銷學感到深深深深地焦慮啊…

去年一整年都沒碰英文,現在用原文書、又英文授課,英文本來就已經夠爛了,現在更是爛到一種靠北,口說能力降到幾乎是零…當然用混的絕對是可以混過去,但這是投降啊,唯一不想投降的就是這個雞巴老師…

回想起來我這輩子都沒有遇過這種課,上大學之前向來都是輕鬆過關,上大學之後這個爛系也不曾有過什麼太難搞的課,即使難,使用的也是我擅長的中文,只要我手上有這把劍,任何困難都不怕。文字一直是我所自負的能力,也幾乎是唯一的專長,自傲帶來了自卑,我從以前到現在都非常害怕把自己丟進無法使用中文的環境,讓自己卸下武裝、處於低姿態,對我來說是十分恥辱的事情…

喔幹,但現在不得不這樣了…手無寸鐵外加一絲不掛…
如果能堅持到最後,我應該能堅強一點吧…

2008.09.22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未分類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