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逼] 試談立委提案廢止廣電基金一事

話說不久之前,台灣媒體界發生了兩件頗具指標性的事情,一是大家都知道的,中時員工又要丟了飯碗,該集團老闆還趁機以虛偽噁心至極的言語,想要害員工嘔吐以打擊其士氣;但另外一件就沒啥人注意了,那就是立法院初審通過刪除「廣播電視法第十四條之一條,亦即廣電基金的法源依據,欲藉此廢止廣電基金會。由於廣播電視發展事業基金條例裡面自稱,其之設立乃是為了提高廣播電視事業水準及發展公共電視,上頭看了有些緊張,「X的,華視已經夠窮了,財源該不會又被砍吧!」於是就吩咐我仔細研究一下。


嗯…啃了一些資料後,就本人粗淺的道行來看,這件事跟華視基本上沒啥關係 XD


因為「廣播電視事業發展基金條例」第六條雖然規定其基金之用途包含「優良公共廣播、公共電視節目之製作」,卻沒有規定到底要撥多少給公共電視/公廣集團;依照公視法第28條來 看,公視/公廣集團的財務來源幾乎掐在新聞局手裡,廣電基金的$$總不會跑去新聞局吧。為了確認,我再問了公視策發部的某S學長,他是說,雖然廣電基金條 例是有規定該基金會要協助「公共電視發展」,但一直都沒有落實。所以,既到不了公廣集團也到不了新聞局,那麼跟華視就是八竿子打不著囉。


好啦,釐清了上面這邊的關係,我們再回到這個修法草上面。話說廣電基金於民國71年公布施行之時,原是為了培植國內的影視產業,但立委們(都是國民黨籍)在這修法草案中指出:

一、廣電事業主管機關(新聞局和NCC)每年原本就會編列預算來培植產業,而公共電視發展事務也已全權轉交給公視基金會了,廣電基金在這兩方面純屬多餘。

二、依「廣電發展基金條例」第二條之規定,廣電基金的資金來源為:政府、社會捐助,以及廣電事業經營盈餘提撥;但政府財務窘困,撥不出幾個子兒來,而廣電事業也因市場競爭激烈,難有盈餘可以提撥,以致廣電基金自己也窮困潦倒。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引刀成一快吧!

三、該條例第四條規定,廣電事業應依其盈餘多寡,提撥1%~10%的盈餘以作廣電基金之來源;但無線電視依照電信法第48條之規定,已經要繳納電波使用費了,這不是一隻牛剝兩層皮嗎?

四、廣電基金已經變成民進黨的打手了,現在國民黨一統天下,是該算算舊帳的時候了,口桀口桀口桀…
最 後一個政治鬥爭的因素,因為太好懂所以這裡就不再贅述了,當然廣電基金本身也很有問題,組織章程不清不楚,董事會、董事長如何產生也只是草草帶過,如何提 名、通過的都不知道,組成分子有問題也是合情合理的。另外,像是大家比較知道的影視補助金或金穗獎等等,也都是新聞局辦的,我搞不太清楚,廣電基金平常到 底做了什麼?

也許可以從廣電基金的網站裡面看出一些端倪--但看一看覺得,ㄟ,你們還是回家種田吧…

但整個修法草案裡最有意思的,是第三點喔:無線電視老三台這幾年的確很慘沒錯,但那是因為台、中視民營化以及華視的公共化,在過渡期嚴重適應不良的關係,有的賣地、有的裁員。但有線電視(第四台)咧?他們可是既不用繳電波使用費、修法之後連給廣電基金的錢都不用付了;說什麼無線台被扒兩層皮,我看根本是混淆視聽,真正的目的是要肥了有線電視!


馮建三老師也對這件事寫了一篇投書但他當然沒有用這麼機車的口氣,而是指出了另一個重點:要廢止廣電基金,可以;但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更大規模的影視發展基金。馮老師在另一篇高深莫測的文章裡則提到,公共電視有責任發展、製作藝文及「娛樂、戲劇、新聞乃至於教育的優質與雅俗共賞的節目」--但公廣集團窮到要被鬼抓走了,再怎麼有理想也做不出好節目;不僅納稅人對於公共電視所支付的負擔遠少於許多國家,也沒有管道從廣電業者手上抽取「敦親睦鄰費」。

其實商業廣電本來就有義務協助公共廣電的發展,之前媒觀和媒改社舉辦的「媒體公民會議」裡曾提到不少(可惜找不到手冊文章的超連結),例如像這篇紀錄最後一段說的,將「有線電視特種基金」從便宜到有點好笑的營業額1%提高到10%等等,而不光從納稅人身上榨油水;這樣一來,既可以發展公共廣電及本土影視產業,也能夠防止媒體業者賺的太爽。

但也別高興得太早,財團最好的好朋友NCC,之前在通傳法草案中,甚至希望把那便宜到有點好笑的特種基金整個砍掉;經過多方抗議之後,也頂多「不砍」,要在這鐵打的共犯結構中提高特種基金徵收比例…

你說怎麼辦呢?(笑)

延伸閱讀:
◇ Benla' Blog:媒體應承擔更多公共義務
站在十字路口的廣電基金 | 媒體公民行動網

2008.07.11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