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照顧,關於移工:簡介紀錄片《八東病房》

八東病房》是導演黃惠偵與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所共同製作的紀錄片,片中紀錄了三位分別來自菲律賓和越南的移駐勞工:麗莎、阿英和羅莉,她們來台灣之後,在醫院擔任看護的點點滴滴,以及移工們互相扶持的情誼,平實地呈現了看護工的勞動場景。透過影片,「外籍看護工」不再只是一種抽象的想像,而是一個立體且完整的人。

人家常說,看護工是一種情感的勞動,這點可在影片中得到印證。移工們將被照顧者稱為「我的阿公」或「我的阿媽」,不時以不甚流利的中文說道,「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阿公我好愛你喔!」面對甚無行動能力的被照顧者,看護工要包辦她/他的吃喝、餵藥、翻身、按摩、擦洗、抽痰、點滴注射和排泄等等,無所不包、無微不至。朝夕相處下來,他們已經不是員工與僱主、或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關係了,無論是自發性的關愛、還是慢慢地日久生情,如果沒有一種相近於家人的情感,是不可能做到這樣的關懷的。在這與世隔絕的三五坪大的小小病房裡,看護工與被照顧者相依為命,所擁有的,幾乎只剩下彼此。

然而,就是因為這樣的情感與責任--「除了你,沒有其他人了!」才讓外籍看護工背上更沉重的枷鎖。他們的整個生活,就被放置在那麼一個小小的空間裡。全部的生活用品就擺在病房的櫃子,三餐在病床旁邊解決,衣服洗了晾醫院樓頂,朋友也都是其他病房的看護工,晚上則在唧唧作響的呼吸器幫浦聲中入眠。因為沒有其他人可以代替,外籍看護工不能擁有完整而長時間的休假,即使是偷閒出門透個氣也只能快去快回,因為要是在他們離開病房休息的時候,「她的阿公」有了什麼三長兩短,那可怎麼辦!

然而,讓看護工犧牲自己的權益、獨自揹負起照顧的責任,絕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看護工將勞力與情感全然地雙雙奉獻,僱主又是怎麼看待這層關係?而究竟是什麼樣的社會福利制度,才造成「除了你,沒有其他人了!」的情況?看護工與被照顧者的權益,真的是相衝突的?其中真的沒有解套的辦法嗎?《八東病房》對此沒有多做批判,也無施予憐憫,只給所有觀眾留下了一個,深遠的問號。

延伸閱讀:

2008.09.17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