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已逝,抑或未至?

今天跟一個很熟的頭大大男孩子氣學妹和她的gay姊妹,吃完泰國打拋豬肉飯和百香ㄉㄨㄞㄉㄨㄞ綠又逛了水準書店後坐在師大的操場乘涼打屁,屁說各自暑假跑去哪裡玩發了怎樣的酒瘋又有過如何的情傷,望著被灰樸樸水泥高樓圍起來沒有三兩棵樹的操場感嘆台東和蘭嶼的天空與大海是多麼讓人難以忘懷。

回家後,唉感覺這就是「大學生」該做的事情,跟幾個人渣朋友荒唐度日虛擲青春啥個正事也不幹,沉浸在自以為的風花雪月無病呻吟為賦新詞強說愁之中,而我卻是到了大四照理來講快要畢業了才有了這種體會。

在操場上,我跟他們兩個說,我有次在華視看到一群青春洋溢的實習生,頓時感嘆平平一樣年紀為何我的青春年華卻早已消逝了呢?結果男孩姊妹跟我說,其實你的青春還沒到來。

2008.08.22 | Comments(2) | Trackback(0) | 四季

コメント

靠 沒圖沒真相
我要說
我頭很小而且很有女人味
哈哈哈哈

不過這篇真是太好笑了!

2008-08-23 23:04:41 | URL | 可拉 #- [ 編集]

我也要說
我不是人渣
哈哈哈哈
這篇的確很好笑 從第一句我就開始笑了

2008-08-23 23:06:44 | URL | guest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