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

在兩年前,這事兒我可想都沒想過;沒想到一轉眼,ㄟ,我結婚了。不過,我跟Na兩個自閉兒,作為「彼此封閉世界的唯一出口」(黃姿華語),會結婚似乎也沒什麼好意外的,噢這兩年如果沒有她,我恐怕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我原本一直認為,自己可以一個人活得好好的,而基於極度的工具理性,認為結婚也就是個行政手續而已;但後來發現,無論從現實面還是倫理面,我都不可能脫離社會網絡而還能跟她「在一起」。於是,離家多年的Na和不孝的我,都因為這場婚姻先找回了自己的家人、又多了對方的家人,結果就變成好大一口子:


跟什麼「長大」啦、「負責」啦比起來,這對我的人生的衝擊還比較大:天哪以前我是會一整個過年都躲在被子裡、看到親戚就結屎臉、只跟狗講話的人耶!我現在不能再從社會網絡中逃走了!(這時候好像一定要說這個對白: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好啦,這在正常人的價值觀裡面絕對是個好現象,但,這似乎也代表著我從此被拉著往「正常的人生」走去了:結婚→當兵→生小孩,以及,有個「正常」的工作。

現在還正撐著。祈禱我足夠堅強,支撐到自己以理性判斷該走上不同道路的時候,而非被這網絡和現實擺弄。

2011.08.26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四季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