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枉馮滬祥為黨國體系費盡心力

這幾年人都逃到對岸去的馮滬祥叫獸(無誤),最近又因性侵菲傭案更三審被判無罪而被媒體提起。先不論他到底有沒有犯案、或是沒性侵為何要給80萬,光是「司法」替他花費大筆資源以佔據有利位置,就值得大書特書了:

民國90年性侵害罪從告訴乃論改為公訴罪的最重要理由,就是要制裁過去利用被害人恐懼「被性侵」污名而得以逍遙法外的加害人。因為「被性侵」的強烈污名使得許多被害人隱忍被害事實,或被迫接受和解,換取事件不被聲張;尤其當加害人權勢遠高於受害人時,受害人必然面對加害人以威脅利誘來取得和解以脫罪的二度傷害;加害人擁有足夠財勢以贖買私領域的和解,逃避法律制裁,卻留下公領域的威脅。

然而馮案的更三審,卻是由法官親手主導一場如何運用受害人恐懼被性侵污名而自我否定,從而有利於有權勢加害人脫罪的司法演出。



但我們看到馮案更三審法官透過馮滬祥的律師找到被害人,且安排在馬尼拉台灣駐菲的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辦公室內,以視訊方式進行詰問,並以被害人「翻供」的證詞改判馮滬祥無罪,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試想連自己家人都隱瞞性侵遭遇的被害人,在事件發生的八年後,如何在老公、台灣官員(可能還有其他人)的環繞下,說出被性侵的過程?

(節錄自:污名與被侮辱者--對馮滬祥更三審判無罪的質疑和感觸

只能讚嘆:真不枉馮滬祥叫獸替國民黨立下汗馬功勞啊~想當年,台大哲學系事件時,馮叫獸就是個職業學生了呢,雖然有人爆料說他不只是狗腿子,還趁亂把跟自己有過節的老師連同其他異議分子一起開除,但無論如何,國民黨這般為了保護功臣,甚至不惜濫用司法資源的精神,我們是看到的!

2011.05.14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