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羅西漢.安瓦爾:印尼記者的典範

原文:Rosihan Anwar, a role model for Indonesian journalists | The Jakarta Post

週四,眾多不亞於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和副總統布迪奧諾(Boediono)的傑出人物,前往弔唁以88歲之齡過世的資深記者羅西漢(Rosihan Anwar),這證明了他在印尼新聞界及公共事務上有著重大貢獻。

羅西漢於1942年開始他的記者生涯,因他的剛正不阿而收到廣泛的尊重。在新聞生涯中,無論面臨多大的威脅他始終堅持一貫的原則:對真相的捍衛與堅持。他的良心從不妥協,並以行動證明信念。

1961 年,羅西漢成立的報社「指南報」(Pedoman)被印尼首任總統蘇加諾(Sukarno)強迫關閉,因為該報常常批評蘇加諾的政策。而在1966至68 年間,蘇哈托(Soeharto)以武力使蘇加諾下台後,這家令人尊敬的報社重新開張,但又於1974年被蘇哈托以同樣的原因勒令關閉。

在此之前,在蘇哈托的「新秩序時代」(New Order)初期,蘇哈托曾欽點羅西漢為駐越南大使,但被羅西漢拒絕了。

「蘇哈托很不高興。」此後,蘇哈托再也沒有指派記者擔任友邦大使,「這個不成文規定唯有在1991年出了個例外,」資深記者Sabam Siagian回憶道。Sabam當時是雅加達郵報的主編,於1991年被蘇哈托任命為印尼駐澳大利亞大使。

除了在真理與新聞倫理上的堅持之外,羅西漢也被稱為「印尼歷史的活字典」,他之所以被這麼稱呼,乃因他都多次親身參與印尼的歷史性事件、並加以詳實報導;發生於1945年11月的著名革命戰爭「泗水之役」(Battle of Surabaya),他也曾目睹並報導,如今的「國家英雄日」便是紀念這場全國性的事件。此後,他亦參與了印尼與荷蘭殖民政府的一系列談判,這些關鍵性的談判最終使得前殖民主承認了印尼的主權。

即使在羅西漢已達退休年齡而不被任何新聞機構僱用之後,他仍熱切地報導在國家歷史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諸如為馬魯古省伊斯蘭教與基督教長期以來的血腥衝突劃下句點的瑪利諾會議(Malino Conference in South Sulawesi)。

除了從不間斷的好奇心,年輕記者們也可以從羅西漢身上看到另一種足以仿效的特質,那就是他書寫這個世界的熱情。他持續地書寫,甚至直到生命中的最後一週;他撰寫了40多本書以及無以計數的報紙或雜誌文章。

羅西漢的寫作熱情也是有他的「苦衷」,「在翹辮子之前,我都會持續地寫,這是為了防止衰老。」

「另外,我寫個不停是因為,這該死的國家沒有社會福利。我沒有退休金,所以我必須寫作。」羅西漢兩年前在雅加達郵報的採訪中開玩笑地說。

即使他的健康狀況因年老而惡化,他仍頻繁地參與許多新聞及公共事件,這證明了他對公共事物的愛好。這位新聞界的四朝元老(印尼獨立革命、舊秩序、新秩序及改革開放時期),至今亦常針砭時事。

蘇西洛總統認為羅西漢有著一個批判的心靈,這是成為偉大記者的重要資產。「我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談話是在國會大廈,他基於善意及責任感提出了批判意見。」總統於週四這麼說道。

這種批判觀點不僅在公眾討論中發聲,也以詩歌呈現。他晚年所作的其中一首詩便是關於反貪污,其靈感來自於 Taufiq Ismail 著名的詩作〈Malu (Aku) Jadi Orang Indonesia〉(我羞於做一個印尼人)。

鑑於他對新聞及公共事物的諸多貢獻,「印尼新聞之父」是他應得的稱號,他的傳說將永遠流傳、並作為記者的行事指南--強化新聞業的貢獻,以令國家日新又新。

2011.04.22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I♥Indo

コメント

翻譯這種文章很好,我多瞭解了好多歷史事件,
這比讀嚼不爛的歷史書有用多了(而且還能替blog灌水)

2011-04-22 20:24:33 | URL | FoolFitz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