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洗的邏輯

Ken同學是我大學時代「一隻手數得出來」的朋友之一,他最近從那證券公司的垃圾工作離職了。

是說,KEN若用印尼語發音,聽起來會像 g'en ,也就是某食物,也就是某禽類的某器官。不過這不重要。

總之g'en大學在財金系讀了四年,雖然沒多突出,但也考了不少張證照,因為不想當理財專員(銀行的sales)所以選擇成為交易員,但沒想到,進去以後公司照樣丟一堆狗屁倒灶的業績壓力給他,他還是要拉保險和拉信貸,還是要出賣自尊涎著臉拜託親朋好友到他們銀行開戶。甚至,三個月後,試用期過了,底薪從27000降到18000,叫你有本事就來賺業績獎金。直到上個月,他終於受不了,打包走人,距離他進公司也不過一年時間。

我幾個高中同學留在鹿港工作,在大學時代都是有受過(某種程度)專業訓練的,但鄉下的老闆根本不在乎什麼專業技能,學電腦的是吧?那你就給把刊物排版、海報設計、網頁建制和記帳統統包辦,反正全部都要用到電腦嘛!我有個朋友每天都要工作12小時,卻只拿到25000左右的薪水。

而且這時代,連高階工程師也都被當畜生在用。這篇文章裡寫到,科技公司的工程師可能每天工作15、6個小時,每個人做得爆肝,月薪僅4萬,唯獨年終獎金有上百萬;很荒謬的是,雇主為什麼不把每個人年終獎金弄少一點,然後另外多聘些人來作就好了?成本差不多,而至少你的員工有睡飽,能活得像個人,不是嗎?

唯一可能的推論就是,現在的老闆(從鄉下小工廠到國際大企業)都不在乎員工對公司的認同、或任職是否長久,反正你工作表現不好就把你換掉,最好是操你操到做不下去,自己走人,後面還有一狗票產業後備軍等著接這個職缺咧。

真的很荒謬,在老闆眼裡,員工都跟免洗筷一樣,廉價,量多,操壞了就丟,用不順手就丟,毫無不可替代性。這樣的心態能發展什麼產業啊?我真的很懷疑。

但更覺得桑心。

2011.05.31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喧囂

一元與多元

如果不進入多元的世界,同時保留引導人類從多元走向一元(unity)的種種手段,一元就不能自我彰顯。因此,除非伊斯蘭教對其教義做出各種可能的解釋,否則它極力強調一元,既不能避免一定程度的分歧,也不可能結合起一個包含各種不同種族、語言和文化背景的龐大人類區塊。當然,只要這些伊斯蘭教啟示的詮釋者仍然保持在伊斯蘭教用其最寬廣和最普遍意義來考量的常規與正統框架之內,那麼這些教義無論如何都會走向那種常駐於伊斯蘭教啟示核心的一元。因此,伊斯蘭教是由紮根、統一於伊斯蘭啟示原則之下的各種學派和解釋所組成的。

薩義德‧侯賽因‧納速爾,《伊斯蘭教》

2011.05.28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四季

大家很喜歡伊拉克梗

from 噬魂者SOUL EATER
不過這個時候畫進來,應該是為了紀念賓拉登吧 囧

soul eater no.86

soul eater no.86

soul eater no.86

2011.05.27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封神紀

封神紀真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好看的港漫~分享一張:武庚的咆哮

封神紀-幹你娘親


2011.05.20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真不枉馮滬祥為黨國體系費盡心力

這幾年人都逃到對岸去的馮滬祥叫獸(無誤),最近又因性侵菲傭案更三審被判無罪而被媒體提起。先不論他到底有沒有犯案、或是沒性侵為何要給80萬,光是「司法」替他花費大筆資源以佔據有利位置,就值得大書特書了:

民國90年性侵害罪從告訴乃論改為公訴罪的最重要理由,就是要制裁過去利用被害人恐懼「被性侵」污名而得以逍遙法外的加害人。因為「被性侵」的強烈污名使得許多被害人隱忍被害事實,或被迫接受和解,換取事件不被聲張;尤其當加害人權勢遠高於受害人時,受害人必然面對加害人以威脅利誘來取得和解以脫罪的二度傷害;加害人擁有足夠財勢以贖買私領域的和解,逃避法律制裁,卻留下公領域的威脅。

然而馮案的更三審,卻是由法官親手主導一場如何運用受害人恐懼被性侵污名而自我否定,從而有利於有權勢加害人脫罪的司法演出。



但我們看到馮案更三審法官透過馮滬祥的律師找到被害人,且安排在馬尼拉台灣駐菲的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辦公室內,以視訊方式進行詰問,並以被害人「翻供」的證詞改判馮滬祥無罪,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試想連自己家人都隱瞞性侵遭遇的被害人,在事件發生的八年後,如何在老公、台灣官員(可能還有其他人)的環繞下,說出被性侵的過程?

(節錄自:污名與被侮辱者--對馮滬祥更三審判無罪的質疑和感觸

只能讚嘆:真不枉馮滬祥叫獸替國民黨立下汗馬功勞啊~想當年,台大哲學系事件時,馮叫獸就是個職業學生了呢,雖然有人爆料說他不只是狗腿子,還趁亂把跟自己有過節的老師連同其他異議分子一起開除,但無論如何,國民黨這般為了保護功臣,甚至不惜濫用司法資源的精神,我們是看到的!

2011.05.14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