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熬過去了之攝影學期末作業

上星期三清晨,雖一夜無眠,但還是拖著機車騎到某個老師規定的鳥不拉屎的地方外拍…迷路了一陣子,媽的大清早風景真好。除此之外,也體會到攝影真的是一件體力工作,平時真應該練練馬步的…

這張是我期末展交出去的作品↓
倔強


【“我熬過去了之攝影學期末作業”の続きを読む】

2008.12.23 | Comments(2) | Trackback(0) | 未分類

冷感

「現在的」公廣集團存不存在,對這個世界有很大差別嗎?又沒人看!

頂多在少數觀眾(通常是知識份子)對媒體環境極度灰心的時候,
會自我安慰說:至少我們還有「公視」…

(通常都只會講到公視而已,集團中的其他電視台不存在一般人的認知裡)

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它僅是個療癒性的存在,但問題是我們不會每天都"感到"受傷。

(意思是,雖然大部分的人早就斷手斷腳了, 但只有在某些時候
 會發現並察覺自己受傷的事情,而被安慰一下以後又會忘了這件事)

TBS被收掉不錯啊,至少我們會多了一個奮鬥的目標,
而不會因為心裡還有點慰藉而放棄鬥爭。
人就是賤,沒有被逼到盡頭就不會想要反抗。

愛不是力量,仇恨才是。請問你有多恨這個體制?

罪人恭請公子獻頭--

2008.12.11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未分類

[貼作業] 網路是社會改革的特效藥?淺談社運與新媒體

近期受到社會矚目的「野草莓學運」,可說是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學生行動,而其不同於傳統社運十年磨一劍般漸進地組織與培力,利用網路迅速傳播訊息以及大量動員,也成為許多科技決定論者津津樂道之處。野草莓以學生經常使用的批踢踢兔BBS站(ptt2.cc)為主要基地,並使用部落格、twitter和 wiki 對更外圍的群眾發佈訊息和串聯,再輔以相簿、音樂及視頻等多媒體網路服務;而更引人注意的,則是以3G上網,透過Yahoo! Live,進行全國各地靜坐現場的同步轉播,號稱可以「在家裡和野草莓一起靜坐」。一路看下來,幾乎把所有能用的web 2.0工具全都用上了!

但是,如此迅速的擴張,讓人不免擔心,是否會對運動帶來副作用、甚至泡沫化?本文試圖從台灣過去幾個與網路結合的社運為例,並回顧傳統社運的傳播方式,來檢視野草莓與以往經驗的異同,進而發現其行動本身及相關論述尚可加強之處。


【“[貼作業] 網路是社會改革的特效藥?淺談社運與新媒體”の続きを読む】

2008.12.06 | Comments(7) | Trackback(0) | 黑色的眼睛

登登~第一次用底片單眼

話說吳神豬借我她的傳家寶已經三四個月了,之前我都只是帶著但沒裝底片假按快門地應付上課,直到上禮拜,終於因為要去外拍,不能假裝,只好真槍實彈上陣。

結果洗出來之後發現,靠,雖然拍得很爛,但顏色真的漂亮,數位相機完全不能比,就跟陳可拉說的一樣,會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以下是幾張本人的單眼出體驗,在這個不想寫稿、樂生心得太長懶得寫的時候,貼上來獻醜一下…感謝吳神豬出借相機~


【“登登~第一次用底片單眼”の続きを読む】

2008.12.05 | Comments(3) | Trackback(0) | 流水帳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