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和幸福

昨天去看漫畫,看到有一個阿伯看小說看到趴在桌上睡著了,
一時間覺得他應該是全世界最孤單的人吧(在中秋連假的夜晚),
但又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我覺得漫畫店會聚集很多孤單的人,內閱和外租的意思不一樣,
外租是因為沒有一連續的空閒時間,必須抽空才能看漫畫或小說,
或是覺得在家裡看比較舒服,或是借回去可以跟其他人分享,
總之這樣的人多半有家庭生活;
而內閱是因為:反正在家裡和在外面看,意思都一樣,
一樣孤單,一樣沒有歸屬感,
所以還不如在店裡看,還比較熱鬧呢。

但無論如何,看書看到睡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們同時擁有著孤單和幸福。

2011.09.12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大家很喜歡伊拉克梗

from 噬魂者SOUL EATER
不過這個時候畫進來,應該是為了紀念賓拉登吧 囧

soul eater no.86

soul eater no.86

soul eater no.86

2011.05.27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封神紀

封神紀真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好看的港漫~分享一張:武庚的咆哮

封神紀-幹你娘親


2011.05.20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比報真是很有趣的事

最近在看《血色星期一》,又是駭客又是間諜的,非常緊張刺激~

Bloody Sunday

不過書名讓我聯想到U2的﹤Sunday Bloody Sunday﹥,紀念1972年的愛爾蘭屠殺事件。

然後因為血色星期一,讓我最近對間諜很有興趣(之前看的特務作品要追溯到《睡不著覺的密探》了)。剛好今天看到一則超~酷的新聞:﹤化身共諜9年 陸軍少將羅賢哲收押﹥!不過今天我沒有要討論議題本身,而是要來「比報」,比什麼呢?就比台灣兩家都被歸類為「泛藍」的媒體。

首先我們看聯合報對於此事件的處理:還特別弄了一個專題

聯合報:陸軍少將涉共諜

而且內容都滿強硬的喔,例如﹤化身共諜9年﹥一文中便使用「軍方官員表示,除了政府來台初期曾大舉肅諜,查獲包括國防部次長吳石中將等共諜外,羅賢哲是近幾十年來犯案層級最高的共諜。羅的變節對國軍所造成的損害,目前難以估計」來陳述。

再來看到另一家泛藍媒體,就是我很討厭的中國時報,他們也開了一個名字有點遜的專題

中國時報:共諜案內幕追追追

整體來講,未如聯合一般嚴厲譴責間諜,尤其其中有篇報導讓我看了很啼笑皆非:﹤假日常見夫妻倆一起爬山 同袍疑:羅第一次上船就暈船﹥,這篇真是蠢爆了,拼命要把羅賢哲「平易近人化」,除了羅常跟太太去爬山以外,還提到他在舞台上很笨拙、平時生活很節儉等等,「實在看不出他生活哪裡闊綽,更難以把他和共諜連結在一起。

明明是公共事件(還是國安事件),報導偏要用大量的、溫馨的生活細節,把當事人描寫成「跟讀者一樣的小人物」,然後讀者就會想說:唉,其實他也是身不由己的嘛。當然,在過去無數的新聞事件中,會使用這種筆法的也不只有中國時報,但在此共諜事件中,使用這種溫馨筆法的中時,踩的立場就很明顯了:要替國民黨政府開脫

而同樣是外交事件,中時在「台嫌遣陸」議題的處理方法也有異曲同工之處,某些地方看起來是替捲進兩岸紛爭的衰小菲律賓抱不平,但我認為背後真正的動機還是要轉移注意力、替政府開脫。

話又說回來,很好笑:同樣是外交事件,台灣人對菲律賓就一副「大爺樣」,動輒凍結引進移工;中國連間諜都派到國防高層了,政府只顧著檢討自己家裡的漏洞,對中國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2011.02.11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龍崗清真寺

龍崗清真寺

看到招牌了嗎?沒錯,龍崗清真寺就在平鎮市龍東路216號的地方!但很奇妙的是,網路上對於這個清真寺還真沒多少資料,即使用優秀的google 地圖,也只能勉強看到招牌上的一個「真」字(在唐記雲南米干的後面!)


檢視較大的地圖


雖然名氣沒很旺,不過我覺得這棟建築物,比大安森林公園旁的台北清真寺有味道多了,而且這裡也有很多印尼勞工來往,今天之所以會去,就是因為他們從印尼請來了一位老師來講道,吸引了非常多印尼勞工前來聽講,我也就順道被抓來了(中國回教協會實在很有心哪~~)

從牌坊進去後,再走一小段彎彎曲曲的巷子,就可以看到清真寺建築本體:
龍崗清真寺


龍崗清真寺


門上的阿拉伯文書法,很有特色:
龍崗清真寺

2011.02.07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流水帳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