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的入教誓言 - Syahadat(清真言)

有朋友問及,在印尼入回教需要哪些手續?其實很簡單,只要在KUA(宗教局)人員的見證下,念一次Syahadat清真言)就可以了。比較麻煩的是,Syahadat是阿拉伯文,所以只能硬背!以下是Syahadat的印尼版拼法:

asyhadu an-laa ilaaha illallaah
wa asyhadu anna muhammadan rasuulullaah
其發音可以在這裡聽到。根據維基百科,這段話的意思是:

我作證: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我作證,穆罕默德,是主使者。

值得注意的是,這段話是整本《古蘭經》的第一段話,也就是伊斯蘭「認主獨一 」的核心思想。(不過經上會把「我作證」省略就是了,欲知詳情請見維基百科。)

2011.09.02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I♥Indo

[翻譯] 蘇西洛:停止輸出印尼家務工

原文:SBY: Stop export of Indonesian domestic helpers | The Jakarta Post

總統蘇西洛說,印尼必須停止派送工人出國、並安排在非正規部門(註),特別是家務勞工。

「我們應該嘗試並下定決心去減少人數,總有一天我們可以完全消除這種情況。」tempointeraktif.com引述總統週三在「國家與區域三方合作機制」會議中的發言。

蘇西洛說,在海外工作的印尼人,應該像專業人士一樣地在正式部門工作。「這已事關民族主義與團結。」蘇西洛表示,隨著印尼國內就業機會的增加,勞力的輸出便會減少。

他說他已成立一個評選小組,檢視哪些國家未提供給印尼工人足夠的保護,印尼可能會凍結輸往這些國家的勞工。

領導此小組的人力與運輸部長 Muhaimin Iskandar表示,這些國家的評選將在三個月之內完成;至目前為止,政府禁止勞工前往的有三個國家,分別是馬來西亞、約旦和科威特。他說,印尼將對更多國家進行凍結,特別是那些中東國家,這是考慮到當地現今政治氣候的關係。



※ 註:非正式部門(informal section)是一個專有名詞,對此,ILO(國際勞工組織)的解釋是:
非正式部門包括小規模或自雇等生產活動(有或無僱用工人),通常屬於於低組織及低技術層級,主要目標是增加就業和收入。這些生產活動的進行,多半未有被有關當局正式認可,並處於行政機構的法令和規範之外。
經濟部人才快訊」則提供了以下定義:
非正式就業
(informal employment)
非正式部門的就業範疇
employment in the informal sector
自我雇用者(雇主、自營作業員、無酬家庭從業員)、薪資雇員、微型企業雇主(員工數少於五人)。
正式部門中的非正式就業範疇
informal employment in the formal sector
未被納入社會保障體系的薪資雇用者與國內有薪勞動者(外國移工)。

2011.04.25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I♥Indo

[翻譯] 羅西漢.安瓦爾:印尼記者的典範

原文:Rosihan Anwar, a role model for Indonesian journalists | The Jakarta Post

週四,眾多不亞於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和副總統布迪奧諾(Boediono)的傑出人物,前往弔唁以88歲之齡過世的資深記者羅西漢(Rosihan Anwar),這證明了他在印尼新聞界及公共事務上有著重大貢獻。

羅西漢於1942年開始他的記者生涯,因他的剛正不阿而收到廣泛的尊重。在新聞生涯中,無論面臨多大的威脅他始終堅持一貫的原則:對真相的捍衛與堅持。他的良心從不妥協,並以行動證明信念。

1961 年,羅西漢成立的報社「指南報」(Pedoman)被印尼首任總統蘇加諾(Sukarno)強迫關閉,因為該報常常批評蘇加諾的政策。而在1966至68 年間,蘇哈托(Soeharto)以武力使蘇加諾下台後,這家令人尊敬的報社重新開張,但又於1974年被蘇哈托以同樣的原因勒令關閉。

在此之前,在蘇哈托的「新秩序時代」(New Order)初期,蘇哈托曾欽點羅西漢為駐越南大使,但被羅西漢拒絕了。

「蘇哈托很不高興。」此後,蘇哈托再也沒有指派記者擔任友邦大使,「這個不成文規定唯有在1991年出了個例外,」資深記者Sabam Siagian回憶道。Sabam當時是雅加達郵報的主編,於1991年被蘇哈托任命為印尼駐澳大利亞大使。

除了在真理與新聞倫理上的堅持之外,羅西漢也被稱為「印尼歷史的活字典」,他之所以被這麼稱呼,乃因他都多次親身參與印尼的歷史性事件、並加以詳實報導;發生於1945年11月的著名革命戰爭「泗水之役」(Battle of Surabaya),他也曾目睹並報導,如今的「國家英雄日」便是紀念這場全國性的事件。此後,他亦參與了印尼與荷蘭殖民政府的一系列談判,這些關鍵性的談判最終使得前殖民主承認了印尼的主權。

即使在羅西漢已達退休年齡而不被任何新聞機構僱用之後,他仍熱切地報導在國家歷史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諸如為馬魯古省伊斯蘭教與基督教長期以來的血腥衝突劃下句點的瑪利諾會議(Malino Conference in South Sulawesi)。

除了從不間斷的好奇心,年輕記者們也可以從羅西漢身上看到另一種足以仿效的特質,那就是他書寫這個世界的熱情。他持續地書寫,甚至直到生命中的最後一週;他撰寫了40多本書以及無以計數的報紙或雜誌文章。

羅西漢的寫作熱情也是有他的「苦衷」,「在翹辮子之前,我都會持續地寫,這是為了防止衰老。」

「另外,我寫個不停是因為,這該死的國家沒有社會福利。我沒有退休金,所以我必須寫作。」羅西漢兩年前在雅加達郵報的採訪中開玩笑地說。

即使他的健康狀況因年老而惡化,他仍頻繁地參與許多新聞及公共事件,這證明了他對公共事物的愛好。這位新聞界的四朝元老(印尼獨立革命、舊秩序、新秩序及改革開放時期),至今亦常針砭時事。

蘇西洛總統認為羅西漢有著一個批判的心靈,這是成為偉大記者的重要資產。「我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談話是在國會大廈,他基於善意及責任感提出了批判意見。」總統於週四這麼說道。

這種批判觀點不僅在公眾討論中發聲,也以詩歌呈現。他晚年所作的其中一首詩便是關於反貪污,其靈感來自於 Taufiq Ismail 著名的詩作〈Malu (Aku) Jadi Orang Indonesia〉(我羞於做一個印尼人)。

鑑於他對新聞及公共事物的諸多貢獻,「印尼新聞之父」是他應得的稱號,他的傳說將永遠流傳、並作為記者的行事指南--強化新聞業的貢獻,以令國家日新又新。

2011.04.22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I♥Indo

[翻譯] Kartini與印尼婦女節

印尼婦女節又快到了,寫些應景文章~

原文:Empowering Women Will Lift Up Indonesia | The Jakarta Globe

Kartini今日的婦女們,自印尼的Raden Ayu Kartini生平中汲取靈感,反思著自己為社會和國家的貢獻。

4月21日是Kartini日,紀念婦女們在印尼爭取解放的長期抗戰。

Kartini在年僅24歲的時候,建立了國內第一個全女子學校。即使邁進了20世紀,當時的婦女--尤其是上層階級--大多都被侷限在家庭裡,Kartini意識到:如果婦女要在社會中扮演更具建設性的角色,教育將是關鍵。Kartini看到她們爭取自由、自主和法律平等的奮鬥,作為更廣泛的運動的一部分、解救同胞於赤貧之中。
(←圖片來自Wikipedia

她的努力使得婦女的待遇在過去100年間有了普遍地改善。今天,社會各個階層中都有婦女的參與,包括政府內閣及立法機構,印尼也出過一位女總統,同時女企業家們也受益於這來之不易的自由。

然而,仍有多事未竟。上個月一份由聯合國發展計劃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發布的報告指出,在156個國家的性別發展指數(Gender Development Index)中,印尼得了一個令人沮喪的第90名,比自己2007年的第80名還低。

儘管有許多保護婦女權利的法條及發展方案,婦女在工資條款的和法律保護上仍受歧視。性別平等仍然是一個遙遠的目標。

尤其是在面對當地的習俗和傳統時,落實並執行這些法律,的確是一大挑戰。

為落實真正的性別平等,必須改變我們的信仰體系。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必須拋棄那把婦女視為二等公民的落後價值體系。我們必須確保女孩得到與男孩相等的機會、同樣被視為社會寶貴的一份子。許多研究表明,婦女在發展及國家建設上的重要性,是不容否認的。

To achieve gender equality, we must give girls the same access to education and advancement as boys. It has been conclusively proven that only when women are allowed to participate fully in all activities that nations progress economically, socially and culturally. Indonesia must invest in its women, who make up half its population.
(老生常談懶得翻 -_-)

婦女提供了一個未開發的人才庫,只要有適合的機會,就能被釋放。Kartini未得到這樣的機會,儘管她非常希望繼續她的學業;但今天,婦女在印尼作為社會的正式成員,她們的基本權利不容被剝奪。

※ Kartini幼時的學業只持續到12歲便告終止;成年後,留學荷蘭的願望也遭拒絕。

2011.03.26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I♥Indo

在台有戶籍的中華民國國民與印尼人士辦理結婚手續說明

這似乎是一個神秘的檔案,在TETO網站找不到,而在外交部的版本則是舊的。這份是我寫信跟TETO要來的新版文件,並稍微排版過,比較好閱讀,歡迎多加使用。

請點選最右上方的按鈕觀看原始文件。


除此之外還有印尼文版的,可以跟你的另一半一起研究。

2011.03.25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I♥Indo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