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 菲律賓國旗向量檔下載/Philippine Flag Vector download

我這輩子沒看過這麼複雜的國旗,做到差點起肖,還有一點小缺陷也懶得改了啦~
ph-flag.png



original file download:

2010.12.22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踢哇記事

實習心得 - 8月:關於志工、SNS及CMS

在前一季的課程中,電腦班都是由我一手負責到底的,志工過來,都只讓他們做一些支援性的工作,例如與學員的一對一指導;但這樣其實很可惜,志工們的能力沒有充分獲得發揮,我的工作量也沒有人幫忙承擔。所以七月的第三週起,週日電腦班就全面交由志工來規劃課程和進行教學,我往後退一步成了顧前顧後、主持討論的組織者角色。

關於志工


現在的志工團隊很有趣,組成份子來自四面八方,例如:自己撞來TIWA,說想要幫忙的厲害工程師永楨;透過以前在這裡實習的學姐介紹而來的社會系學生家和;寫論文寫到一半、似乎有點卡關的菜鳥律師南君;以前在媒改團體工作,現在一邊在社大教課、一邊孵論文的可歆;暑假回馬來西亞,但透過網路進行翻譯支援的外籍生溦紟…。實在很高興可以在TIWA認識這些善良而熱情的人們!


【“實習心得 - 8月:關於志工、SNS及CMS”の続きを読む】

2009.09.18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踢哇記事

實習心得 - 7月:關於Linux及外籍勞工電腦班

  • 實習廠商名稱:社團法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 廠商組織結構:
    • 理事長
    • 秘書長
    • 政策部
    • 組織發展部
  • 實習部門簡介:組織發展部
    • 協助菲律賓及印尼勞工自主團體的成立與發展
  • 實習工作職稱:專員
  • 實習工作內容:網站管理;協助勞工組織之發展
  • 負責職務介紹:協會官方網站之維護;規劃提供給印尼勞工團體.IPIT的週日電腦班,包括硬體資源、課程規劃及組織志工等


【“實習心得 - 7月:關於Linux及外籍勞工電腦班”の続きを読む】

2009.09.14 | Comments(1) | Trackback(1) | 踢哇記事

同是天涯淪落人

辦公室的一段對話:

「小柔今天很厲害喔,她帶shelter好幾個人去跟雇主面試。」
「但她今天不是休假嗎?」
「對耶,好像是!她今天為什麼去上班咧?看來奴工狀態已經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了。」
「哈,我很貼心吧,還會想到她的休假問題。」
「可是你從來都不是個記性好的人呀。」
「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啊!我今天為什麼要來上班呢??為什麼!!

2009.06.19 | Comments(3) | Trackback(0) | 踢哇記事

貼近…

今天中午從shelter值班完,就跑去一個外勞阿Lyn跟她的老闆瓶子家裡,瓶子上次跑來TIWA的時候,問我說可不可以去她們家幫忙修阿Lyn的電腦,因為瓶子的媽媽現在中風,約每半小時就要抽一次痰,要有人隨時陪在阿嬤旁邊注意,而看護阿Lyn在那個小房間裡唯一的娛樂,就是用她的筆電上網或打Y!即時通,但是上個月時,阿Lyn的筆電中毒了,能聊Y!M,但開大部分的網頁都有問題,而雖然瓶子跟阿Lyn會輪班,卻總無法橋出一個OK的時間讓阿Lyn出來修電腦,所以這一個月來,阿Lyn苦悶到不行。

我當時是想說,好吧瓶子是少見的熱心雇主,對阿Lyn整個很照顧,阿Lyn之前也滿常來TIWA的,就當作服務會員,沒想到今天到他們家一看,卻覺得收穫很多--用術語來講的話,就叫做"進入工作場域"吧…但我來TIWA這麼久,以前都是做做訪談什麼的,離他們的"勞動"卻是很遠的,今天才第一次進距離地看到外勞活生生地(?)在工作。

瓶子家位於一棟30年老公寓的三樓,客廳裡擺著組太師椅,餐桌卻有點像麻將桌,還有供奉觀音的沒有水果的神桌;走進阿嬤和阿Lyn的房間,那兩公尺見方多一點的小房間裡,塞了兩張床,一張是阿嬤的病床,一張是阿Lyn睡的地方,中風的阿嬤蓋著棉被躺在床上,喉上是包著繃帶接著呼吸器的氣切切口,瓶子走過去俯身摟著阿嬤,貼在她的臉頰上,用只屬於她們倆的客家話說,這位是家雋,他來幫阿Lyn修電腦喔,阿Lyn的電腦壞掉了…

我不知道阿嬤有沒有看到我,中風的病人神智清醒卻無法動彈,僅能用眼神、些微的擺頭示意,以及當別人靠近時,勉強舉起顫抖的右手尋找身體接觸。

她們房裡有著很完美的空間利用,兩張床間僅容轉身的空處,擺了副小小的桌凳,這克難的電腦桌上放了筆電之後,還留有點空位可以放滑鼠;桌子和阿Lyn的床間的縫隙,用神奇的方法塞滿了小箱小櫃,是她的家當,像是文件啦信啦卡片啦書啦都放這兒。

而桌下就掛著抽痰用的拋棄式吸管及手套組,在阿嬤痰湧上、發出咳聲時,阿Lyn就會在第一時間拆開包裝、戴上手套,把吸管一端接進抽痰機的管子,另一端進阿嬤的氣切裡,"漱漱漱"地進行抽痰,抽完氣切,拔出來,將阿嬤的嘴巴也吸一吸,最後拆下吸管和手套,俐落地捲成一綑丟掉,將抽痰機的管子置回掛在床邊的寶特瓶裡。

這些不到一分鐘的動作,聽起來很簡單?但基本上,像我是光看到氣切就怕了,更別提去抽痰(喉頭裸露的破口裡就是活生生的氣管!是絕對不該被"看見"的"內臟"啊!),抽痰時的不適感,有時會讓阿嬤劇烈咳嗽、甚至流淚,瓶子姊就是因為這樣,而很難忍心將管子往氣管裡頭伸,怕阿嬤痛,然而這樣痰就抽不乾淨,更快就需要再抽一次痰,只有阿Lyn能夠一邊替阿嬤"惜惜",一邊冷靜而確實地把痰抽乾淨。

在下載、安裝軟體或掃毒的空隙裡,我跟阿Lyn聊了不少。

她說,她第二次來台灣了,而這次是靜如幫瓶子一起辦直聘,為阿Lyn省下了那會壓死外勞的高額仲介費;阿嬤是去年十一月中風倒下的,當時全身浮腫,非常可憐,現在終於好一些了。

她說,她在菲律賓讀大學時念的是教育,現在的工作卻跟老師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像她的姑姑在菲律賓當了十幾年老師,月薪才一萬六,而她現在的薪水加上加班費,則有兩萬出頭,我說,但是你的工作很累呀,她笑而不答。

她說,週一到週五的白天會來照顧阿嬤,讓她可以睡覺,但週六日要回家,不然放老公一個人在家很可憐;瓶子在家排行最小,卻總是對兄姊發號施令的那個人,垃圾車來的時候,還會叫哥哥去倒,命令阿Lyn休息。

她說,她有一本字典,瓶子也有一本,她們話講不上來的時候就會查字典。她說,瓶子對她很好,而這次的聘僱到期之後,她要去加拿大,那裡是所有菲律賓外勞的夢想之地…

延伸閱讀:瓶子的相簿。(瓶子會打開相簿如數家珍地說,這張是她跟阿Lyn去哪裡去哪裡的照片,這張是她跟阿Lyn什麼時候去買衣服,她喜歡阿Lyn穿得漂亮一點…但那都是阿嬤還沒中風的時候了。)

2009.03.15 | Comments(5) | Trackback(0) | 踢哇記事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