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

在兩年前,這事兒我可想都沒想過;沒想到一轉眼,ㄟ,我結婚了。不過,我跟Na兩個自閉兒,作為「彼此封閉世界的唯一出口」(黃姿華語),會結婚似乎也沒什麼好意外的,噢這兩年如果沒有她,我恐怕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我原本一直認為,自己可以一個人活得好好的,而基於極度的工具理性,認為結婚也就是個行政手續而已;但後來發現,無論從現實面還是倫理面,我都不可能脫離社會網絡而還能跟她「在一起」。於是,離家多年的Na和不孝的我,都因為這場婚姻先找回了自己的家人、又多了對方的家人,結果就變成好大一口子:


跟什麼「長大」啦、「負責」啦比起來,這對我的人生的衝擊還比較大:天哪以前我是會一整個過年都躲在被子裡、看到親戚就結屎臉、只跟狗講話的人耶!我現在不能再從社會網絡中逃走了!(這時候好像一定要說這個對白: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好啦,這在正常人的價值觀裡面絕對是個好現象,但,這似乎也代表著我從此被拉著往「正常的人生」走去了:結婚→當兵→生小孩,以及,有個「正常」的工作。

現在還正撐著。祈禱我足夠堅強,支撐到自己以理性判斷該走上不同道路的時候,而非被這網絡和現實擺弄。

2011.08.26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四季

一元與多元

如果不進入多元的世界,同時保留引導人類從多元走向一元(unity)的種種手段,一元就不能自我彰顯。因此,除非伊斯蘭教對其教義做出各種可能的解釋,否則它極力強調一元,既不能避免一定程度的分歧,也不可能結合起一個包含各種不同種族、語言和文化背景的龐大人類區塊。當然,只要這些伊斯蘭教啟示的詮釋者仍然保持在伊斯蘭教用其最寬廣和最普遍意義來考量的常規與正統框架之內,那麼這些教義無論如何都會走向那種常駐於伊斯蘭教啟示核心的一元。因此,伊斯蘭教是由紮根、統一於伊斯蘭啟示原則之下的各種學派和解釋所組成的。

薩義德‧侯賽因‧納速爾,《伊斯蘭教》

2011.05.28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四季

不知不覺一年了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我跟N同學已經在印尼了,因為她隔天順道要去仲介公司,所以我們一行人就在仲介公司門口棚子下的長凳上躺著過夜。

印尼的星空是什麼樣子呢?其實不太記得了,只記得鐵皮棚子那帶著青色的白熾燈下,有隻不怕人的小貓,被我們逗弄來逗弄去。

第一次看到她家人,又無法溝通,包包裡那台要用來賄賂妹妹的相機也還沒拿出來,我還滿緊張的,我想她也是不安的。但,即使是睡在凳子上,即使旁邊有別人,這也是第一次我們可以望著彼此入眠。

2011.01.20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四季

你纖弱的肩膀,擔負得太重

1/22 or 23,原本很開心的一天,拜訪了爸爸這邊的三個親戚:叔叔和兩個姑姑家。但回到家後,大姑和叔叔來訪,跟爸媽在前廳討論事情,也找了Tina,氣氛嚴肅。我本來以為是我們偷情被知道要家族公審之類的,雖然印尼話半句都不懂,也就緊張地抓著書裝作沒事跑去旁聽;但看話都是叔叔在講,口若懸河,而Tina一副厭煩的樣子,猜想跟我們的事無關,就先到回到電視間去。

過了一陣子,大人們還在講,Tina便逕自到廚房攤坐在塑膠椅上,我也到她身旁坐著,詢問之下,才知道是叔叔有塊地想賣給她們家,要來跟她們討論。

叔叔說,這塊地很好,有水,而且種東西都會長出來,從幾年前買了到現在,地價翻快一倍,是因為他想買別的地,才打算賣;而看在同是一家人的份上,也希望Tina的爸爸媽媽能有塊地,是跟其他親戚買在一起的,老了以後可以種田餬口,且親戚間互相照料。舌燦蓮花,她爸媽聽得只能猛點頭。

但最大的問題是,Tina的爸媽靠種田和那小雜貨店,收入最多也不過就是打平基本生活費,其他較大筆的開銷,比如說妹妹的教育費,還有過去蓋房子的錢,全是靠Tina當外勞(出賣了七年人生)賺的。

Tina整個人縮在椅子上,眉頭深鎖。


【“你纖弱的肩膀,擔負得太重”の続きを読む】

2010.02.08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四季

離別

我用 你最喜歡看我穿的
 灰白直條紋長袖襯衫

用淚水浸過

  換 你
有著我最熟悉香水味的
 淡紫骷髏頭薄紗圍巾

我留在大海另一邊的 一塊心頭肉啊

 請你抱著它
  就像我抱著它

 就像你靠在我胸口
  就像我摟著你肩膀

入眠
 然後 相見

2010.02.03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四季

«  | HOME |  »

搜尋站內

暴民一家

[外勞]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本勞]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苦勞] 苦勞網
[媒勞] 工輿
[舊家] 天生反骨

看!媒體

你誰啊你

FoolFitz

Author:FoolFitz


蹲伏在以懦弱築成的牢檻,將令人生懼的世人的鄙棄眼光驅擋於外,同時又嘶喊著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語言,急切地呼喚不曾存在的我族。

這是八百萬個,過於喧囂的孤寂。所謂的憤青,也不過就是個おたく。

暫時叫它留言板


計數器

RSS連結